小黄书

卖掉姐姐

正文



一个晴朗的下午,两个跷课的学生在校。“阿光,或许你可以来干我的女友……”

听到小振学长这么说,我还以为是一个低级的玩笑。不过看他一脸严肃,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头壳坏去。“喂!我可是说真的,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好不好。”

“学长,平时看你小气八拉的,连罐饮料都不曾请过我,现在无缘无故把漂亮的女友白白送给我干,如何让人相信呢?”

“我没说要把仪蓁白白送给你干啊……”

小振不怀好意地淫笑着:“想干我清纯美丽的仪蓁,就把你骚包的姊姊也让我干一干。”

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对姊姊意图不轨,自从上次在我家看过她后,小振简直对她着魔了,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愿意以她的女友来做交换条件!“我姊姊才不骚包呢!她可是气质高雅的大学生,更何况,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不管怎样,我就是想要干她……我好想脱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细嫩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对骄傲挺立圆翘的双乳,我好想用我的巨棒抽插她紧凑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听她娇柔淫媚的叫床声……啊!不论如何,我就是想要干你漂亮的姊姊,让我干吧!”

小振大概快疯了。其实我也对小振的女友蛮有兴趣的,她不但长的漂亮,而且据小振所说……她还是个小淫娃!常常和小振尝试各种刺激的做爱方式,最夸张的是,听说有一次她被两个陌生人轮暴,还被干到高潮五、六次。不过讲归讲,再怎么样我也不敢说服姊姊让人干啊!“学长,不是我小气不愿意帮你,不过我怎么可能要求自己的姊姊和人做爱呢?没有立场啊!”

“这倒是,那你至少帮我约她出来吧!后面的我自己想办法。”

“如果人帮你约出来了,但还是干不到呢?”

“那我就认了,仪蓁还是可以让你干。”

这样好像不错,我只是约姊姊出来,并没有逼她让人奸淫,能不能守得住,就看她自己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放学后,小振交给我一条白色的女用内裤和一串钥匙。“嘿嘿,搞定了。我已经和仪蓁约好了,她正在我的宿舍等我,待会儿你就去告诉她我晚一点才会回去,当然,她现在已经是个没穿内裤的美丽淫娃了,剩下就看你自己啦,爽完了再打手机给我。”

小振办事真是超有效率的,看来我今天要走桃花运了!虽然我还没把握可以把姊姊约出来,但是,这样的诱惑……还是先干了再说吧!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小振的宿舍,打开门,美丽的仪蓁果然已经坐在里面了。“嗨!阿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小振呢?”

仪蓁的声音好甜美,好像在和人撒娇似的,我开始想像以这种声音叫床是多么要人命啊!“喔!学长他有事,说晚一点才会回来。”

“这样啊……你坐啊,别站在那里。我去帮你泡杯咖啡。”

“好……好,谢谢。”

仪蓁身上穿着校服,订做的裙子显的特别短,露出一双迷人的双腿,脚底下还穿着白色短袜。白色半透明的上衣,清楚地勾勒出胸罩的线条,纤瘦的腰身,是那么惹人怜爱……“你在看什么啊?……”

仪蓁红著脸,端了两杯咖啡在我面前坐下。她低着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在那眨呀眨的,粉红色的双唇自然地闭着,看过去就像是清纯娇羞的小姑娘,真的好美。我为了避开这尴尬的场面,想从书包里拿本书出来看。但打开书包却看见仪蓁的内裤,我才意识到在仪蓁的超短校裙底下,只有光溜溜的小屁股。这个小淫娃真是不简单啊!明明正光着屁股,等著情郎回来干她,却又装作一副清纯害羞的样子,实在是淫荡的最高境界啊!我一边看着可爱的仪蓁,一边无意识地端起杯子,一个不小心,竟打翻了咖啡,热腾腾的咖啡飞溅到仪蓁的校裙和制服上。“啊!真……真是对不起,不好意思……”

我慌张地拿了桌上的面纸替她擦拭。“没……没关系。”

仪蓁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呆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替仪蓁擦拭的时候,趁机在她露出的白晰双腿上,以及下腹部的校裙布料上,逗留了许久。

我见仪蓁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便开始大胆了起来,用手指隔着裙子逗弄她的私处。不久后,仪蓁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无力地倒在我身上,我搂着她,继续抚弄著。仪蓁的大眼睛半开半闭,无神地看着我,吐气如兰,不停喘息著。我忍不住靠近她,轻吻了她的柔嫩双唇,没想到她闭上眼睛,伸出顽皮的小舌头,热情地和我回应。于是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将手伸进她的短裙内。由于仪蓁的内裤早就被小振学长脱下,所以我轻易地就摸到了仪蓁柔软的阴毛。“喔?仪蓁是个小淫娃喔,怎么可以不穿内裤呢?”

我故意取笑她。“不……不是啦,那……那是小振他……”

她羞红著脸,乱摇著双腿,想躲避我的手。“不要解释了,我要好好惩罚妳。”

说着我便以手指挖入她的小嫩穴,随着她越来越无力的挣扎,淫水已经潺潺地流出了。仪蓁把头埋在我胸口,娇喘声逐渐变为轻声的淫叫。“啊啊……呀……阿……阿光哥哥……仪……仪蓁……受不了……不……不要再抠挖仪蓁了……啊……啊……”

我拉起她的衬衫,并将胸罩往上拉起,仪蓁雪白的乳房便裸露出来了。仪蓁的乳房很大,圆圆的耸立在她胸前,由于年轻,丝毫没有任何下垂的倾向,反而骄傲地挺起。两颗粉红色的小凸起,位在乳房的正中央,娇嫩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我忍不住便一口吃了下去。“啊~”

仪蓁一被我舔就娇呼了一声,然后乳头便慢慢地突出翘起,变得略微坚硬一些。我仔细观察,发现仪蓁的乳头比一般女孩子更大更翘一些,]许是因为常被小振“照顾”

的原因吧。我发现我的老二已经被仪蓁的淫样逗的坚硬不堪,龟头也冒出了几滴液体。平常若是干别的女生,我会再舔一舔她们的阴部后,才开始插入,不过像o样又漂亮又淫荡的,我根本忍不住,非立刻插入不可。于是我便快速地拉开拉链掏出老二,连裤子也没脱,就抬高仪蓁的右腿,把勃起已久的大肉棒一口气插入仪蓁多水的淫穴中。仪蓁大叫一声,小穴肉也颤抖了几下,泄了一堆液体,从被我插著的穴口缓缓流下,我才发现原来她已经高潮了。“挖靠!妳也太夸张了吧,才刚插进去就不行啦?”

仪蓁无力地喘着气,只是用很媚的眼神望着我,双腿微微颤抖著。此时我们俩的衣服其实都没脱,只是她穿裙子又没穿内裤,我拉下拉链掏出老二,所以肏干起来没什么问题,而且仪蓁的衣服早就被我拉起,她的乳房也能轻易地被我玩弄。我管她是不是高潮,提起老二便抽插起来,仪蓁幼白的右腿被我扛在肩上,嫩穴也被我疯狂撞击著。仪蓁仰卧在地板上,被我插得唉唉叫,小穴一阵一阵地收缩,吸得我的老二好舒服。“啊……啊啊……啊……哥……哥哥……仪蓁已经……不行了……怎……怎么你还插呀……啊……啊……仪蓁会被你干死的……啊啊……”

仪蓁娇柔的声音轻轻叫着,我在想可能没有女人像她叫得这么好听的吧!被小美人儿这么一叫我怎么受得了,再狂抽个二十多下后,便拔起阴茎,往仪蓁漂亮的脸上射出大量的精液,仪蓁被我射的满脸都是,倒在地板上无力地喘息。我休息一阵子之后,看到仪蓁仍然倒地不起,一直喘息著,可爱的乳房不因躺下而倒塌,依旧挺立著,漂亮的脸庞上残留着乳白未干的精液……渐渐地,我又勃起了。我两三下快速地脱光自己全身的衣物,然后去脱仪蓁的,她虽然想抵抗却使不上力,任由我扒光她的衣服。然后我用仪蓁的衬衫轻轻擦拭她脸上的精液,并骑到她身上,把长长热热的老二摆在她丰满的双乳之间,接着用手扶着她柔软细嫩的乳房,往中间夹紧,并开始摆动腰部,使阴茎在她的乳沟中“套弄”

著。喔!这就是乳交吗?没遇到像仪蓁这种巨乳淫娃,还真是玩不起来呢!弄了五、六分钟后,我发现仪蓁又开始有力气挣扎起来了,不过与其说是挣扎,不如说是假装一点娇羞衿持的样子,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非常用力在抵抗。于是我便从她身上爬起来,将她摆成趴跪着背对我的姿势,开始舔弄起她的私处来。

原来仪蓁的阴唇也如乳头一般有着可爱的粉红色,翻开两片阴唇后,便有不少液体涌出来,同时仪蓁也在轻声地叫着。我将舌头从仪蓁的小屁眼开始舔著,一直往阴核的方向舔,舔到阴核的时候,仪蓁就叫的特别媚。接着我用三只手指同时挖入嫩穴中,由于仪蓁的小穴很紧,所以我必须很用力才能把三只手指同时往里边推送,这样仪蓁也被我的手指插得哇哇叫。

挖了十几分钟后,仪蓁又被我挖到高潮,喷的我满手淫水,我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立刻从后面把我的老二插入。“啊……啊……仪蓁不行了啊……啊……受不了了呀……啊……啊啊……怎么……怎么……这样啊……啊……小穴……好……好胀……K酗F……啊啊……”

仪蓁被我干的一直乱叫,也不怕邻居听到。由于刚刚我已泄了一次,所以这次我干了她半个多小时还不想泄出,反而仪蓁又被我干到高潮。“又泄了呀?仪蓁淫荡的样子好可爱喔……”

“阿……阿光哥哥……你……怎么还不泄啊……仪……仪蓁都快被你插昏了说……”

“仪蓁,阿光哥哥玩玩妳的小屁屁好不好?”

我一边说一边抠着她的屁眼。“嗯,可是不能让小振哥哥知道喔……”

“好,仪蓁乖,我不会说的。”

“那阿光哥哥要轻一点喔……”

“我知道。”

说着我便抽出泡在仪蓁湿暖嫩穴中的阳具,将巨大龟头o的屁眼外。由于仪蓁泄出的大量淫液,使得屁眼和阴茎的润滑都相当足够,我轻轻一插,半个龟头便钻进了仪蓁的肛门内。“啊……”

仪蓁长长地娇呼了一声。我把阴茎慢慢地往前推送,虽然仪蓁的肛门比阴道更紧,但由于润滑充足,竟然也可以整支都插进去!“仪蓁,妳的小屁屁好紧,哥哥要开始抽插了喔……”

“嗯……哥……哥哥……快插……仪蓁好想大出来……呀……”

“仪蓁乖,哥哥会插很快喔,痛的时候忍着点,知道么?”

我抽出半支阴茎之后便再度插入,然后开始抽抽插插,逐渐加快速度干着仪蓁的屁眼。才干不到几分钟,仪蓁又在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而且这次小穴中没有手指或肉棒的阻塞,淫水直接从穴中狂喷出来,好像小喷泉一般。我对于仪蓁如此容易高潮的敏感体质感到讶异,这种女孩子干起来真有成就感……我继续跟仪蓁肛交著,有点不忍心她再继续被我肏干了,更何况她的屁眼实在很紧,我也舒服够了,便使出全力,用力在她后面冲撞,又干了十分钟之后,一股精液便射在她的肛门里面。“呼……真是太棒了!”

我说。而仪蓁早就被我干昏而不省人事了。我顺手拿了她的胸罩放进书包里,便离开小振的宿舍,用公共电话打他的手机跟他联络。据说小振当晚回去又干了仪蓁一次,而仪蓁则因为连续被我们两人折磨得阴唇红肿,隔天请了一天病假。

阿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好心,突然请我这个姊姊去看电影,搞不好有什么阴谋。不过,反正我下午没事,这部电影我又老早就想看了,只是男朋友去当兵,没人陪我去看,才一直拖到今天。好吧,既然老弟要出钱,姊姊哪有不让他请的道理。

到了西门町的某家电影院,阿光遇到他学长,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嗨!小振学长,这么巧,一个人来看电影?”

“是呀,哪像你有漂亮女友陪。”

“哈,她不是我女友啦,是我姊,上次你来我家时有见过,忘了吗?”

“对了对了……不过虽然见过面却没打过招呼,姊姊妳好,我叫小振。”

“你好,不需要叫我姊姊啦,我叫雅芝。”

“学长,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买票吧,三个人一起看比较有伴。”

“当然好啊。”

进电影院之前,小振一直偷瞄我,这也难怪,美女嘛!毕竟我可是公认的系花啊,今天难得穿的“清凉”

一点,一件粉红碎花连身裙,细肩带的,再搭一件白色贴身外套,裙子的长度只到大腿一半,粉嫩嫩的双腿几乎整个裸露在外面,因为我的皮肤很好嘛,平时又经常保养,所以很白也很细,不用穿丝袜也都很漂亮。这样的装扮连路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更何况是小振呢。进了电影院,发现我们的座位附近都是男生,色瞇瞇地盯着我瞧……“姊,你等一下坐我和小振中间好了,免得被陌生人吃豆腐。”

“咦?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

“自从我发现姊姊是个大美女以后。”

“嘴巴变得这么甜,好吧,准你这个乖弟弟待会吃点美女姊姊的豆腐。”

“姊姊我对豆腐过敏……”

“呵呵……”

“雅芝我也要吃妳豆腐。”

小振笑着说。“你敢?”

我微笑着。不久后灯光暗下来,电影开演了,我就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不过这部电影并不如宣传那么好看,越看越无聊,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一只冷冰冰的手摸向我的大腿……是小振?!这么说他刚刚说要吃我豆腐并不是开玩笑的,我不禁开始担忧起来,毕竟我也是形象良好的清纯少女,怎么这个帅弟弟这么大胆?敢在公开场所动我……我偷偷瞄了一下阿光,好家伙,已经睡着了,这部电影有这么无聊吗?没办法,反正电影我也不想看了,不如就跟旁边这个刚认识的小振玩玩吧。“帅弟弟,我的大腿摸起来舒服吗?”

我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雅芝小姊姊,妳又嫩又有弹性呢!说真的,这双玉腿可真是漂亮,细长白晰,比例又好……”

他也在我耳边说,温暖的热气从我耳边吹过。他继续抚摸著,所幸电影院里很昏暗,没人发现他的动作。我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继续看着电影,小振则轻轻向我的大腿根部摸去。直到他摸到我连身裙的边缘时,我才白了他一眼。“再摸下去是限制级了喔……”

我警告他。“不好意思,我满十八岁了。”

于是小振便往我裙子里面摸去,我不动声色地从裙子外面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的攻势。“雅芝……”

他突然侧过头偷吻了我一下,我吓了一跳,于是我的手也自然放松了,他趁机直接朝我的私处摸去。“可恶,小无赖……”

我把他的手往裙外拉,不过他反而隔着内裤捏住我的阴唇,使我不但拉不出来,还被他挑拨起性欲了,嫩穴慢慢流出一些液体……这天我穿着纯棉质的白色小内裤,这种布料在里面一吸到水分,就直接透到外面来,没多久我的小裤裤就湿润不堪了。“雅芝妳蛮敏感的嘛……来,放轻松,我轻轻摸就好,会让妳很舒服的。”

“……可……可是,你只能这样摸喔,不可以再弄别的花样。”

“好,我就只这样摸,妳看很舒服的,对不对?”

他隔着内裤用指尖压着我的小豆豆,然后忽快忽慢地抖动,使得我脑筋突然无法思考,昏昏沉沉的,呼吸急促,娇喘不停,就差没叫出来。“唉,雅芝妳好色喔,水流了这么多,我的手都湿了……”

“啊……对……对不起……可是人家忍不住呀……”

不对呀,我干嘛向他道歉?“这样子是不行的,我用手指帮妳塞住。”

他用手把我的内裤拨开,然后把手指慢慢插进我潮湿不堪的小嫩穴中。“啊……啊啊……”

我忍不住小声地叫出来,还好电影的音效很吵,没人听到我的呻吟。不过他果然只塞住我的阴道,并不再抽动,让我可以渐渐平复。虽然如此,我的嫩穴还是紧紧夹住他的一根手指,以前我从来不晓得光是一根手指泡在穴穴里也这么舒服。“雅芝……妳好紧喔,我的手指头被妳夹得好麻。”

“你……你好坏,欺负雅芝还取笑人家。”

我把身体靠着他,跟他轻声说说笑笑,下面私处的感觉很舒服,水还是一点一点地在流,不过流量不很大,水分大都被我的小内裤吸收了。至于电影?早就没有在看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其他观众开始有些骚动,片子似乎要结束了,小振很机警地轻轻把手指抽出来,并帮我细心地将内裤调整好,然后温柔地摸摸我的头。“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很绅士地‘点到为止’,谢谢你帮我弄好小裤裤的细心,也谢谢你让我……很…….舒服。”

我羞红著脸说,越来越小声,最后两个字几乎听不见,不过我知道他听到了。电影演完了,灯光再度亮起,我们把睡死的阿光摇醒,然后走出放映厅。“姊姊去化妆室,等我一下。”

我到洗手间后把潮湿不堪的小内裤脱掉,并用面纸把依然濡湿的私处擦干,我的内裤散发出一股淫靡的味道,伤脑筋,这内裤怎么穿呢?……算了,干脆别穿了吧,我把内裤用塑胶袋装好,收进随身的包包里面,然后在镜子前面整理衣服,仔细检查会不会走光。我的屁股很翘,不穿内裤反而在紧紧的连身裙上不会露出内裤的印子,也许不会有人注意到吧,反正这样凉凉的也蛮舒服,总比穿着湿冷的内裤好。当我走出化妆室时,发现等我的只有小振一人。“阿光呢?”

“他说突然想起有件急事要办,先走了。……他要我送妳回去。”

“这样啊……”

我一双明媚的双眼眨呀眨地望着他。“不过如果妳不急着回去,或许考虑跟我一起再去别处逛逛……”

“你是在约我吗?”

“是呀,也可以这么说吧。”

“可是雅芝不跟陌生男子单独出去玩喔……”

“我不是陌生男子,我是妳‘今天’的男朋友。”

“喔?我有答应你当我一天的男朋友吗?”

“拜托啦……”

“那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下次我也要当你一天的女朋友。”

我害羞地笑着。小振微笑着轻拍我的头一下:“顽皮又可爱的雅芝……”

于是我就跟小振去牵他的机车,他的车很大,很漂亮。“宝贝,上车吧。”

车子的后座很高,而且我的连身裙很短也很窄,只好侧坐。一坐上去,裙子因为坐姿的关系稍微往上卷起,我想起没穿内裤的事,只好一手搂着小振的腰,一手压着裙子,以免曝光而让路人白白占了便宜。车子飞快地移动着,小振大胆地把油门催到底,使我不得不放弃用手压着裙子,改用双手紧紧抱着他,同时我的双乳也贴著小振的背。“喂,骑慢一点啦。”

“什么?听不到。”

“我叫你骑慢一点……”

“喔,我骑得很慢了呀,会怕就抱紧一点。”

“这样抱得够紧了吗?”

我几乎把全身黏在他身上。“嗯,不错,现在有点感觉了。雅芝妳胸部也蛮有料的嘛!”

“……什么话,好歹本姑娘也是C罩杯的,将来喂奶儿子饿不死的啦。”

“唉,姑娘家说话要斯文点。”

“好啦……对了,你要带我去哪?”

“打保龄球。”

很快地保龄球馆到了,车子停下来后我才发现裙子已经被风吹起来了,稀疏柔软的阴毛几乎全露在外面和路人打招呼,赶紧趁别人发现之前跳下车将衣裙拉好,希望没人看到……于是我就和小振两个人一起打保龄球,我脱下白色外套,露出漂亮白晰的肩膀和手臂,全身的衣物只剩下一件细肩带连身裙和保龄球鞋(当然还有无肩带式的胸罩),内裤则是在我包包里。这样性感的美女打保龄球,当然吸引了许多男人的目光囉,不过小振发现以后,就搂着我故做亲密状,然后把他们一个个瞪回去。打了一会儿后,小振突然小声地问我,“……妳……妳没穿内裤?!”

“唉呀,还是被你发现了,亏我还很注意助走动作不要太大说……”

“天啊,雅芝妳真是大胆……”

“没办法呀,还不都是你害的,把人家弄得那么湿,那种内裤怎么穿呀?”

“……我……我哪知道妳那么敏感……”

于是我不理会小振的讶异,继续打保龄球,既然被他发现了,我也不需要再考虑会不会曝光的问题了,干脆放开动作去打。每次助走弯腰时,几乎都会露出我的阴部。渐渐地,我发现了小振裤子里的勃起……“别打了,跟我走!”

小振拉着我走向保龄球馆的公共厕所,在确定男厕所里没人后,他把“清洁中”

的牌子挂在门上,然后拉着我一起进来,并反手关门上锁。“你……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妳呀。”

“你……”

我还没说完,就被他深深地吻住。他一边吻,一边抱起我让我坐在洗手台上。我轻轻地挣扎,但他的吻使我全身无力,只好任由他摆布。他放开我的唇,逐渐往下吻,并同时用手将细肩带往下拉,使连身裙褪到我腰部,无肩带的胸罩当然也被他轻易地扒掉了。我白嫩坚挺的一对漂亮乳房骄傲地耸立著,粉红色的乳头更因为脱离保护,接触到冷空气而变硬向上翘起。“啊……好美丽好可爱的奶子喔……”

小振二话不说立刻用手抓住用舌头去舔。“啊啊……别这样弄人家……雅芝会很兴奋的……”

“是吗?那这样子呢?”

他竟然低下头去舔我的阴唇,并用舌头逗弄阴核,害我马上泄出许多透明液体。“唉……雅芝妳真是敏感呀,才稍微舔一下就湿成这样……”

于是他快速地脱下裤子和内裤,露出早已勃起的巨大阴茎,用手抓着我纤细的腰,用力将灼热的肉棒插入我湿润的嫩穴里。“啊啊啊……!!”

小振干得我大声叫了出来。“真是感动啊,终于干到我的梦中情人了……”

他迅速地摆动着腰,一下一下地戳进我骚穴的最深处,我被他插得摇头晃脑,淫水直流,还一直娇媚地呻吟著。“啊……啊……小振弟弟……啊……你太粗了啦……啊……怎么那么猛……啊……比……比我那个当兵的男朋友还……还长……啊……啊啊……我看我快被你干到兵变了……啊啊……不……不行啊……啊……插到底了啦……”

“雅芝……妳这个小骚货……小淫娃……我当然要干到妳兵变呀……以后我就天天这样干妳……妳说好不好……”

“啊……好……好……雅芝以后……啊……天天让小振干……啊啊……”

很快地我就被他干到第一次高潮,他虽然暂时拔了出来,不过显然还不打算放过我。等到我稍微平息了以后,他要我站好,然后弯腰将手掌贴地,并将小屁股高高翘起。突然间,他又从后面猛然冲刺进来,干得我差点双脚无力站不住,幸亏他抓着我的腰,使我不至于跌倒,但仍维持着这姿势猛干猛插,整间厕所只听到“啪啪啪”

的肉体拍击声、淫水流动的“滋滋”

声、当然还有我如泣如诉的淫叫声。“啊……啊啊……人……人家受不了了啦……啊……啊……雅芝……从来没有在外面厕所被人家……这样干过呀……啊……这种姿势……啊……干得雅芝双腿都无力了啦……放过人家吧……啊啊……又l宫了啦……雅芝会被你干死的……啊啊……又要高潮了……啊……”

“喔……雅芝……妳好紧啊……嗯……好会夹……水好多……真是太爽了!我的亲亲……小雅芝……忍一下……我也有点想射了……我想射在雅芝漂亮的脸上……妳说好不好?”

“啊……好……好……雅芝快被你干死了……你说什么都好……啊……真的不行了……要泄……要泄了啊……啊啊啊啊~~~~~~!!”

我又被干到高潮了一次,在我阴道抽搐的时候,小振也终于受不了,快速并用力地抽插了十几下,然后拔出来,朝我的脸射出一股又热又浓的精液,小振的量很多,射得我眼皮、嘴唇、鼻子、头发上都是。在我们疯狂地做完爱之后,小振温柔地帮我清理脸上的精液,然后帮我穿好衣服。“雅芝,妳会不会痛?我是不是太粗暴了?”

“不痛,小振你好强喔,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那就好。”

看他这样细心体贴,我感动得帮他用嘴舔掉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和淫水。以前干过我的那些男人,大多只在乎自己爽不爽,完全不关心雅芝的感受,不像小振那么温柔。“好了好了,不要再舔了,我会再硬起来的,到时候可又要干妳干得哇哇叫了。”

于是我们离开了保龄球馆,然后小振送我回家。

随机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