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书

淫女教师

正文



第一章老师来安慰你的东西第<1>集

下腹部还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觉。在旁边的床上,治辉睡得很熟,有肮脏的斑痕出现在头皮上。整个房间充满老丑的气味,加上没有冷气的关系,空气显得非常的闷热。美伦对出汗的身体感到不舒服,懒洋洋的起来向楼下的浴室走去。如果在走廊对面的管理员的房间纸门上没有投影,美伦可能就那样走进浴室,可是投影造成的动向引起注意,美伦悄悄向纸门走过去。灯光的来源是手电筒,光圈很不安定的谣动。不会有小偷进来吧………….。

觉得有人在里面活动,好像在寻找东西,这一带是别墅地区,听说偶而家里没有人时流浪汉会随便进入,使得美伦产生强烈的不安感。美伦把口水沾在手指上,插入最靠边的纸门,从小小破洞向里面看的美伦,看到房间展开的光景,吓得几乎要昏倒,反而是有流浪汉或强盗进来,受惊程度会小一点。管理员夫妇应该是四十多岁,这样的两个人赤裸裸的拥抱在一起,在仰的妻子脸上,有倒转方向的丈夫的下腹部覆蓋在上面,女人把丈夫的阴茎含在嘴里。“……..”

勃起的阴茎塞满妻子的嘴里。而且,丈夫是手拿放大镜,看妻子下腹部的裂缝,用手指拨开有很多卷毛的阴毛,玩弄可能是有阴核的地方。美伦遇到做梦也想不到的光景,脸也不由得变红,可是短暂的惊慌过去后,全身产生血液倒流般的异常兴奋。和治辉性交未能得到满足,也使得美伦的兴奋更强烈。在东园高中担任校长的治辉,也以独裁的做风出名,教职员和学生们都很怕他。可是在性生活上面完全没有精神,勉强能达到半勃起的状态。经常都是在爱人也是教师的美伦的嘴里流出几滴精液,就这样单方面的结束。

事后的美伦只有等到治辉入睡,用自己的手指安抚仍在骚痒火热的身体。今晚来到浴室,也想在这里才能毫无顾忌的手淫。可是看到管理员夫妻的不输给年轻人的热情场面,使得下腹部的深处更加骚痒。现在,睡衣下只穿一件三角裤,不知何时,粉红色的小小三角裤已经紧紧贴在大腿根的肉缝上。“这个时候,不知那两个人是不是也在干。”

妻子从嘴里吐出粗大的阴茎用沙哑的声音说。“那还用说吗?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老远的来到这个没有人的别墅。”

“可是那位校长先生能不能像你一样,硬起来有这么大!”

“这个嘛….对象是年轻的女老师,所以会硬起来吧,看她很老实的样子,想不到也是个淫荡的女人。”

“你是不是幻想那个女人的阴户,才那么兴奋啊!”

“妳不要胡说了,快继续舔吧!”

“你还说我哪。不要一直那样看,差不多该插进来了……我感到痒痒的………..快点啦!!”

“妳想了吗?”

“早就想了,还不快点!”

就是年轻人也不会这样大胆,彼此舔著对方的性器。唯有这时候,美伦由衷的羡慕管理员夫妇。丈夫来到妻子分开的大腿间,妻子的身体也许没有生过孩子,比想像的要年轻。丈夫的身体虽然小,但唯有勃起的老二惊人的充满精神,黑红色的龟头高高挺起。“啊…………..”

美伦看到粗大的肉棍插入肉洞里时,用食指与中指从三角裤的裤角插入自己的火热肉洞里。洞里的阴壁好像等待已久的立刻包围两根手指。“啊….你……深一点……对了….这样才舒服!!!!”

妻子的表情已经兴奋到极点,发出美丽的光泽。大概这就是这一对夫妻的做风。丈夫以始终不变的节奏慢慢继续不断的抽插。不久后妻子的双手抱紧丈夫的腰。“啊……….亲爱的!”

声音和动作完全与年轻女人相同。“还要….用力…..快啊……..”

大概是接近高潮,声音像哭泣。这时候活塞运动也加快,偷看美伦也清楚的听到两个性器磨擦的声音。“亲爱的……我要泄了……….”

男人发出哼声使身体僵硬时,女人的四肢拼命抱紧男人。啊….我也想这样…….。美伦深深的这样希望着,用力在自己湿淋淋的肉洞里挖弄。>>>>>>>>>>>>>>>>>>>>>>>>>>>星期一的下午三点钟,学校里响起通知最后一节下课的铃声。美伦留在已经没有学生的音乐教室里,为消除自星期六晚上以来的焦燥感,在钢琴前坐下。烦燥的心情完全流露于钢琴的旋律中。这种症状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了。这样下去会患精神官能症,其实心里早已有这样的不安。

也许这是抛弃那个男人的报应……….。二年前的回忆沈重的压在美伦的心上,对黑暗的过去很想早点忘记,但因结果很坏,反而无法忘怀。*        *        *那个时期,美伦有一个叫谢绍宪的男朋友。绍宪是音乐工作室的会计,个性很温柔,可是缺乏男人的霸气,以他做为情人好像缺少一点什么东西。

可是绍宪是完全地迷上美伦,常常暗示要和她结婚。自从父亲在事业上失败以后,对金钱开始非常执著的美伦,在生活方面也觉得绍宪不是适当的人选。就在这时候因肺癌而病倒,须要做长期疗养。独生女的美伦,瞒着学校努力去打工。对开设在西门酊的俱乐部虽然有排斥感,但为了父亲的医药费不得不在那种场合弹钢琴。可是不知何时这件事被校长洪治辉发现,它是定期的对教职员们的生活进行调查。“妳真的那么需要钱吗?”

“是的,为了父亲。”

“好吧,需要钱我来出,代价是你的身体……….”

看在放在眼前的支票,美伦就变成了治辉的爱人。就在这不久之后,谢绍宪自杀了。美伦自以为和他完全是男朋友的关系,但还是感到心痛。为忘记谢绍宪,对治辉就更积极的投入自己。半年、一年过去之后,她和治辉的关系没有任何人发现,也愈来愈密切。但在这时,对美伦而言发生了不幸的状况,治辉因为肥胖和糖尿病,阴茎已经无法勃起。可是不能完全勃起和性欲是两回事,反而从性交困难以后,治辉更拼命与她同床。二个人到周末时,一定会到治辉的别墅见面。如今,这件事对美伦而言,有如入地狱般的痛苦。而且每次这时都会想起绍宪。—–他一定在坟墓中嘲笑我,说我活该…….。

良心上的苛责使精神官能症更严重,必须要赶快找到彻底结决的方法,不然美伦也开始有自杀的倾向。

有没有办法摆脱现在的状况……。最近的美伦甚至于想到,如果能摆脱校长的束缚,就是冒一点危险也愿意。可是美伦的环境不容许她这样做。父亲的病还是那样拖下去。来自校长的援助,对美伦的生活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二十五岁的年龄,是过去以后结婚就会减少的关口,可是也有很多资格比美伦更老的老师,大学的同学们,也是未婚者多于已婚者。所以美伦三十岁前能过著单身的生活。美伦开始想,一方面能接受洪校长的庇护,一方面能摆脱现在这种性饥渴状态的方法,这样到最近遇到一件可能会满足性欲的事。

在美伦授课的四所高中里,有一所叫成x高中。在那里的合唱团有一名很沉默的少年,名字叫李彦平。彦平在团里并不出色,可是美伦在他的面貌上发现留在回忆中一个年轻人的影子。美伦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在十六岁那年被一个陌生男子强奸,那个男人有点像彦平。那是将近十年前的事,彦平不可能是那个强奸者。彦平又是家中的独生子。彦平没有很好的音乐细胞,借此理由美伦有好几次个人性的给他指导。彦平的个性很诚实,甚至有胆小的顷向。不论说什么都会接受,但对美伦的说明却不太能了解。“这部分要大声开朗的唱出来!”

“是!”

可是唱出来的声音依旧没改善。曾经有一次美伦让彦平单独留下来,指导他练习发音。放学后关上窗门的音乐教室中,像蒸气浴一样闷热。美伦因为受不了那样的热,解开衬衫的第一个钮扣。虽然这是无意做的事,但发觉彦平在练习发音时视线不向那里偷看,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小错误。事后想起来,美伦对当时自己的心理状况觉的可笑又不可思议。当时发觉后感到慌张,但仍继续让钮扣开在那里。意识到彦平的火热视线,除难为情以外,还产生一种虐待欲望的满足感。所以要彦平更靠近钢琴站好,故意弯下上身弹钢琴。连自己都看到胸部,雪白的奶罩和少许露出的乳房。彦平的声音,开始超过美伦要求的高度。“和我教的不一样。”

美伦用严肃的表情不断的要求重复练习。一面要求一面擦汗,使领口更扩大。彦平的声音仍是那样。“你的样子有点不对劲,有什么问题吗?”

这次是高高地翘起二郎腿。“不,没有…….。”

彦平很明显的对出现在面前的美丽双腿感到狼狈。视线很不自然的不停移动。“真奇怪……..。”

美伦故意在彦平的身上上下打量。他的衬衫渗出汗水,只有十七岁,长的很英俊,但有男人的体臭。美伦在这个时候发觉自己沈溺在虐待狂的快感里。心情有如猫在捉弄不敢动的老鼠。“没有办法了,这一次就到这里为止吧。”

美伦感到自己的体内无比的火热和骚痒。所以等到彦平离开音乐教室以后,立刻跑到厕所里手淫。放学后留在学校里手淫是担任教职以来的第一次。明知不可这样,可是手指忍不住地向自己的阴部掉去。黄昏时走出校门,并没有在每次手淫后感到的虚脱感和不快感,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甚至有爽快感,身心都感到愉快。这种感受还是第一次………….这时美伦想到,把李彦平当作玩具玩弄,也许能挽救自己脱离经神官能症。

在这两天星期二下课后,走向成x高中的美伦,心里好像有什么很大的期待,脚步显的特别轻快.今天并不是成x高中合唱团全体等待美伦,而是以发音练习的名义约了两名学生见面。(彦平为其中之一)坐在钢琴前的美伦,先让一个学生做发音练习,约三十分后准他离去,这是有计画的行动。另一学生就是彦平了,教室中只剩下美伦和彦平,这时彦平显然非常紧张。美伦一面弹钢琴一面假装无意的解开衬衫的钮扣,这一次是从一开始就是有意的行为..在这刹那,彦平的声音发生变化。

美伦当然立刻听的出来,但故意装出不知道的样子。今天的目的当然不是练习发音,而另有目的。美伦比平常兴奋,不只是天气闷热的关系。让彦平做简单的发音练习,同时看彦平的嘴。发觉这种情形的彦平,故意看着天花板发音,因兴奋而红润的脸颊和整齐的牙齿,显得很美。美伦的视线回到键盘上时,突然紧张的停止动作。正确的说,是惊讶的凝视彦平.成x高中的夏季制服是半衫的白上衣和黑色裤子,裤前异常的隆起。彦平知道女教师发现他下腹部的异常状况,急忙用双手掩饰隆起部位,做出快要哭的表情低下头。美伦在这瞬间全身都感到一阵火热。现在是好时机………….因为事先已有计画,所以美伦的举动才能很自然。“哟!!彦平,你这个人!”

美伦故意用开朗的口吻说,彦平的脸更红。“你不该这样,练习时还胡思乱想。”

美伦做一次深呼吸,避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心机,用不在意的口吻说:“彦平为什么会变这样!”

彦平用认真的表情看美伦,平时很老实的彦平,做出忿怒的表情。对这意外的演变,美伦尽量露出笑容。“因为…….老师漂亮…..胸部那又露出来…”

彦平的锐利视线看着从上衣微微露出的乳房。已经不是先前那种偷看的眼光,有不顾一切的态度。“啊…..我太不小心了,对不起.”

美伦好像故意强调乳房的大小,双手插在乳房下方向上擡起,做出媚态看彦平。她这时候看清楚彦平的裤前仍旧是勃起状态!!眼前的年轻男孩,阴茎一直勃起的事实,对近年来只看洪校长性器的美伦而言,是很大的惊奇….。“你怎么办,就这样勃起的回去吗?”

故意用甜美的口吻说,但也发觉自己的音调变了。“这是…..老师不好.”

“为什么呢?”

“不是吗?这样故意弄给我看.”

“是吗?就算我不小心吧,以后我会注意…..不要一直这样高高隆起,这样不好看,快去解决吧.”

美伦早已好计算这样的说词,会让少年更兴奋。美伦还不放松,继续说:“去厕所自己解决,很快就变老实了吧。”

彦平的脸像火烧一样的红润。“老师!!”

本来低下头的彦平,擡起头正面看美伦。美伦自以为很自然的看他,但彦平向美伦逼近一步。美伦觉得裤子里的肉棍在跳动。“这是老师不好!!”

彦平突然用强大力量抓住美伦的双肩.虽然短暂的瞬间,美伦的心理产生恐惧感。可是,在这个阶段很轻易就被暴力奸淫。美伦自己订的计画就会遭到破坏。而且女教师的立场,非常不光荣。“不错,是我不对,你镇定一点,老师给你解决吧….你是希望这样。彦平…..我知道.老师….会负责的!”

为了不给对方乘虚而入的机会,美伦故意说好多话,确实发生效果。彦平露出困惑的表情看美伦。好像在揣测刚才听到的话的真意。“那是….什么意思”

“是老师不好,所以老师跟你弄,这样可以了吧!”

温柔的握住彦平的手..。“………..”

好像彦平的脸更红了,隆起的裤前像在擩动。美伦坐在椅子上,视线转到彦平的裤子上.然后就在裤子轻轻抚摸隆起的部位。当手掌上感到坚硬的感觉时,美伦有了轻度的目眩.尽量忍耐并装出平静的样子,把裤前的拉链慢慢的拉下去。美伦的手指微微颤紏,必须要尽最大努力不让彦平发觉她有这样的期待和已经兴奋。如果这时彦平大叫:“老师!不要误会!!”

不知该怎么办。如果说:“老师不要想歪了,我没这个意思!”

做为老师就没有辩解的余地,所以不安使她手指颤抖。可是彦平丝毫没有拒绝的样子,乖乖的看着美伦的手。“拿你这种孩子真没办法。”

美伦狡滑的把责任推给对方,好像自己是被害者一样的看了彦平一眼。拉链全部拉下去时,勃起的肉棍连同内裤突显出来。美伦从内裤的开口伸入雪白细嫩的手指。首先摸到耻毛,然后碰到又硬又热的肉棍。“唔……”

仅是如此好像已经受到很大的刺激,彦平的手开始发抖。“很不容易出来,这东西真大!!”

美伦要演出的像大人,但声调显然比平时高很多。“老师…..快一点…….。”

彦平像女孩一样夹紧大腿扭动身体,仅用手指摸到,就快达到界限。因为过度膨胀,很不容易从内裤拉出肉棍,美伦急得用力拉。这样一来,肉棍在窄小的空间更激烈磨擦。“终于出来了!!”

从内裤里冒出来的肉棍,已经有超过大男人的样子。他的长相是可爱的美少年,但阴茎却这样雄伟……….。惊讶的看时,彦平突然大声说。“老师!握住!快握住!!”

在彦平的要求下,急忙伸手去握肉棍。这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从脉动动的肉棍前端射出白浊的液体,来不及闪躲,击中上衣的胸口,像涂上一层浆糊。

可是射精一次并没有结束。第二次、第三次的接连射精,毫不可惜的有大量黏液射出,美伦的上衣到处沾满精液,在两个人的身边充满独特罂粟花的味道。美伦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交互的看着手里的阴茎和身上的精液。最近是只有和洪校长性交,所以对年轻肉棍的魅力感到向往。全身像火一样热起来(所谓”欲火焚身”),特别是下体的肉缝里有难耐的骚痒。美伦现在是看到靠自己的手指绝对无法得到的快乐泉源。不久后才拿起手帕默默地擦拭白色的污物。可是因为份量实在太多。擦不到一半,手帕就湿淋淋的不能用了。用携带的纸巾总算解决沾在上衣的部分。可是对眼前委缩的肉棒不能不理。只好用剩下不多的纸巾仔细的擦拭。在这段时间里,彦平靠在钢琴上,呼吸还没有恢复平静。“射出来的真多…….”

为缓和尴尬的气氛,说著无谓的话,美伦想把软化的阴茎推回到内裤里去。这时候发生突变。软绵绵的阴茎又慢慢变硬。发现变化后,美伦的手不动了。阴茎很快变成铁一般的硬。和洪校长在一起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美伦在惊讶中也有一份感动。男人在射精以后就结束……这二年一直受到这种先入为主观念的支配,所以惊讶的程度也特别大。这时候,彦平开口说话了。“老师……不要光是手指,让我干吧!”

“什么?”

少年的声音像大人一样镇定。射出精液也是射出兴奋,所以年轻的男人射出一次后,反而能镇定的向下一次挑战,可是美伦不了解年轻男人的身体。所已露出疑惑的表情看彦平。“让我们性交。”

虽然这是淫邪的话,但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美伦几乎不加考虑的要点头了。“你……你说什么?”

虽然立刻这样反问,美伦知道让他逐渐接近的计划,确实是向好的方向进行。也就是逐渐进入……女老师绝不能诱惑学生,但对学生强迫性的态度,只有屈服的模式。“不能做出超过的事。彦平,对不对?”

美伦的口吻绝不算严厉。不只是温和,甚至有温柔的嫌疑,当然彦平不知道这是女教师的手法。“不行!!我想!这是老师的责任!!”

“不是的!!老师是听从你无理的要求。我们是师生关系,不可能超出现在的情形,不要让老师难堪!!”

美伦一面说一面抓几次上衣污垢的地方,如何能让彦平看起来她的样子更婀娜多姿,她是充分了解的挑拨行为。彦平握紧肉棍上下磨擦。那样子完全像小孩子不如意时撒娇的样子。“做这种事,不乖的孩子。”

美伦假装制止少年淫邪的行为,抱住少年的腰。脸碰到肉棍感到又热又硬。“你要忍耐,已经结束了。”

美伦一面说一面摇头,所以肉棍和柔软的脸颊磨擦,肉棍更为勃起。“老师………………………”

彦平用一只手抓住老师摇摆的头发,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肉棍,扭动屁股想强迫塞入美伦的嘴里。“唔….不能这样……不可以……不可以………”

美伦本闭上嘴就可以,可是她却故意说出拒绝的话。这样一来,反而使少年的肉棍进入嘴里。“不能…..不可以……”

然后正如美伦的盘算,完全膨胀的肉棍的一部份,塞入美丽的女老师嘴里。看到女老师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彦平的欲火也更强烈。事情演变到如此,就不能中途罢休,如果停下来,说不定会用什么方式控告,不管怎么样要达到强奸的程度。而且有意想不到的发展,使彦平本身吓一跳。他没有想到这么顺利的做到让老师吹喇叭。能藉用美丽的音乐老师,也是幢憬的对象江美伦老师的手,已经享受到有如作梦般的快感。现在能更进一步,让老师用她的樱桃小嘴含着他的肉棍。“啊………老师!好舒服哦!!”

彦平忍不住叫出来,本能的前后摆动下体。这样一来刺激感更强烈,性感也更高昂。从女老师的嘴角流出积存在里面的唾液。彦平看到这种样子就想到,能把象征自己欲望的东西,射在老师的嘴里会多么爽快。这样的欲望在彦平的心里愈来愈强烈。“老师……舔吧……好舒服…..快用舌头吧….”

彦平像撒娇的孩子,用双手抱紧美伦的头,用肉棍拼命地在女老师的嘴里抽插。原来还有这样强迫塞入嘴里做活塞运动的方法………。这样年龄的少年对性的事非常关心,也会吸收。在大人而言没什么稀奇的口交,对少年来说还是陌生的世界。彦平对自己偶然的构想感到很满意。可是从开始就有计划的江美伦,是正如下怀。如果女老师诱惑男学生,将会是社会上的一大丑闻,教师的职务就不保了。所以必须采取受到男生胁迫的被害者立场。同时也让学生知道老师是被动的,这样才能保守秘密,现在正形成这种状况。美伦机乎完美演出受到暴力摧残的可怜女教师的角色。“哦………”

塞满在嘴里的阴茎,随着美伦摆头向左右摇摆,从阴茎传到大脑,美伦忍不住发出哼声。美伦看着少年红润的脸。她心里在想,看起来你是施暴者,实际上要做我的奴隶…。美伦克制自己不要把内心的快感表现出来,听从彦平的命令活动舌头。肉棍更火热,好像快要爆炸的样子。和刺激半天还不勃起的洪校长比较,简直是天壤之别。

一面舔一面想起刚才的射精,就突然觉得自己大腿根的蜜洞里一阵火热,而且同时产生身体要溶化的感觉,肉洞里开始湿润。一面吻著学生的阴茎,一面拼命夹紧大腿,屁股沟正对着椅角扭动,这样能使美伦自己也产生性感。就在这时候,彦平的身体突然变僵硬,阴茎一阵颤抖,猛烈射出白色液体。美伦当然不会感到慌张,但做出厌恶的表情,更猛烈摇头,同时她的舌尖好像催促更多的射精,在龟头下方磨擦。*      *      *尽情的射出之后,大概是因为第二次的关系,彦平的呼吸急促,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美伦坐在钢琴的椅子上,上身伏在键盘上,肩头不断地颤抖。

如果第三者看到,一定以为她在伤心,而美伦也是有这样的目的,实际上她并没有哭。这个男孩会不会照就这样回去?还是.....。美伦的期望当然是后者。如果他回去了,只是被强迫做了屈辱的行为,什么东西也不会剩下来。另一方面,彦平因为连续射出两次,感到满足,同时也有一点空虚感。现在这种状况可能不会再有,就觉得做梦都想到的真正性交的机会也会失去,因此产生要干就只有现在的念头。“老师,对不起。可是,因为老师太有魅力……..”

喃喃的说著,站起来来到美伦的背后,拉开披在肩上的头发,在雪白的颈上轻吻。“你太狠………太狠了!!!”

美伦做出哀怨的表情,回头看彦平。看到美伦的眼睛里有泪珠,彦平就用舌头舔,然后把自己的嘴压在还有精液味道的女教师嘴上。美伦用双手做出推开对方的动作,当然她知道这样会增加少年的更多欲望。果然,彦平拥抱的力量更加强,不停地追逐逃离的美伦的嘴唇。美伦做出挣扎的样子,坐不稳就跌坐在地上。和女老师的一阵纠缠,使得彦平的阴茎又开始勃起。

美伦好像屈服于少年的体重躺下来。啊!!又变大了!从裙上感觉出阴茎的硬度,带着更大的期待感,美伦继续演出被虐待的角色。彦平从白色上衣上抓住乳房。想挡开这个手时,另一只手立刻潜入裙子里。惟有在时候,美伦用力扭动身体。那是因为不想让少年知道肉洞里已经充满润滑油。三角裤下面已经被淫水沾溼,因此做女人的羞耻感出现。如果少年说:“妳这样湿淋淋,原来早就想性交。”

就无话可说了。可是美伦真正感到难为情时,反而使少年更认真。难得能进行到这种程度,到最后关头失败的话,过去的苦心都白费。彦平和一般童男一样,性急的把美伦的身体仰卧过来,像柔道的方法控制女老师上半身的自由,眼睛看不停摇动的屁股。抓住裙摆慢慢地拉到腰上,立刻看到美丽的……….. 第<2> 集彦平抓住裙摆慢慢地拉到腰上,立刻看到美丽的双腿,还有夹在中间的粉红色三角裤。“啊…….”

彦平忍不住发出感叹声,因为那种样子比他想像的更可爱,也更性感。采取有如69式的姿势,美伦多少感到呼吸困难。在她脸上有少年的下半身。幸好用手掩饰自己的脸,才不致于窒息,但身体已经无法自由活动。想到少年好奇的眼光正在看她的下体,还是感到难为情。但这时候美伦不能动弹,只有让对方任意摆弄。这样是没有关系的,也可以说是美伦巧妙安排的结果。可是,被强迫少年射精的关系,对性交的要求,完全出现在下面的肉洞里,这是不想让少年知道的事。彦平的手像微风一样在大腿的内侧抚摸。另一只手从下腹部拉起裤袜伸入三角裤里。“不要.........”

这句话是美伦的真心话,同时也是演技。彦平的眼睛正在看裤袜拉到大腿上后,在三角裤形成隆起的中心部位。因为是趴在女人的身体上,神秘的洞口就在他的眼下,那里有阴毛包围,形成复杂的形状隆起。进入三角裤的手碰到阴毛的边缘。除毛发的感觉外,还有湿润的感觉。美伦像拒绝似地摇动屁股,实际上那是挑拨的动作。彦平的手指一旦出来之后,就从裤管到达鼠蹊部。这里是一苇的性感点,美伦在彦平的肚子下发出沈闷的叹气声,不由己的扭动屁股。彦平把抚摸大腿的手转到屁股上用力拉裤袜,肌肤色的裤袜滑落到小腿上。现在掩饰下体的只剩下三角裤。彦平的双手立刻进入三角裤里,在腰间形成很大空间。清楚地看到形成旋涡状的阴毛,同时从三角裤下散发出女体的味道。这时候彦平把三角裤和裤袜同时从脚下脱去。“不要!!千万不能这样!!!”

美伦不能完全随他摆布,做为一个女人必须要说出最小限度的话。但实际上内心是很高兴。因为这样一来她确实是被害者了。“啊…………”

突然在下半身引起电流般的骚痒感。原来是抚摸阴毛的手指滑落到肉洞口,直接碰到已经勃起的阴核。美伦忍不住扭动雪白的屁股。可是得意忘形的手指,为满足好奇心在阴户上徘徊,企图找出使她发出声音的原因。这时候彦平的手指很自然的在肉洞口上来回的磨擦,立刻从洞里流出蜜液,彦平也清楚地看到。女人有性感时,为使阴茎容易插入阴道会湿润---彦平虽然是童男,但究竟是十七岁的男生,从杂志或朋友那里得来的知识,多少了解女人的身体。彦平在心里十分高兴,将身体恢复到正常姿势。彦平的下体离开美伦的脸,所以上半身恢复自由,但她没有挣扎。“你对我这样……….太过份了!!!!!!!!!”

用双手摀著脸,不停的表演哭泣。知道这样反而更能使彦平的欲火燃烧。因为已射精此两次,兴奋的程度比较少一点,所以能使彦平更仔细地观察。然后,彦平伸出舌头,在光滑的大腿上舔了一下。

女教师的下腹部开始痉脔。这一次把身体放入女人双腿之间,仔细的看湿淋淋的一道肉缝。原来这就是折磨我身心的女人的阴户…………..。和原来心里想的模样完全不同,靠近洞口的阴毛湿淋淋的,显得特别淫猥。左右两片肉,和普通的皮肤颜色不同,是一种暗粉红色,而且给人在呼吸的感觉。从两片肉之间看到有透明液体渗出,他觉得很像从崖壁上自然涌出的泉水。用右手掌覆蓋在全体阴毛上,美伦的屁股也开始颤抖,也听到在她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声音。一定是老师有性感了……….。美伦的身体变化,彦平也能理解。

在做一次同样的动作,美伦的身体又颤抖。彦平把手掌压在上面不动,开始详细观察。阴部受到手掌的压力稍许变形,肉缝扭曲好像会痛的样子,但美伦没有喊出一句痛,只是下腹部起伏不停。彦平从下腹部慢慢吹气,火热的呼吸碰到某一部分时,屁股就会跳痛一下。

一定是在这里隐藏着特别敏感的部分,彦平瞪大眼睛想找出原因,从下腹部看到鼠蹊部,以及屁股。大概知道他在看,美伦的屁股画起圆圈,同时彦平拇指的根部正好压在阴核上,因为刺痛般的快感,使美伦忍不住地摇动屁股。彦平当然不知道,以手掌心压在肉沟上,向阴毛的方向摸过去。当扭曲的阴户上端受到手掌压迫时,美伦把屁股高高地擡起,发出更大的哼声。彦平感到奇怪,对每一根阴毛都仔细观察。在阴毛形成的三角地带下面,肉缝开始的部份,有一点肉突出,很像树枝上的新芽,轻轻剥开包围新芽的皮。“哇……..啊……..”

美伦发出很大的声音,同时全身都僵硬。在这里…….就是这个………。充满好奇心的彦平,再一次摸那里。同时看美伦的表情,已经完全变了,用力咬住嘴唇,紧紧闭上眼睛,同时左右摆头。

伸直的双腿充满力量,全身都有紧张感。彦平感到非常高兴,想到自己能使美丽优雅的老师如此混乱,感到非常兴奋!我要使她更舒服…………。彦平的手指再度接近那里时,突然停止,因为他想起老师用嘴舔阴茎时有如麻痺的快感。舔---原以为抚摸和插入就是全部性行为的彦平,有了新的发现。在阴唇的四周有疏落像汗毛的短毛,看在眼里有说不出的淫靡感。同时的也觉得自己像大人了,现在又和下体赤裸的女孩子在一起,有无比的荣誉感。对!现在我们是平等的,不要把她看成是老师,要当她是普通的女人。有了这种想法以后,很奇妙的对自己产生信心。大胆的用舌尖舔肉芽的包皮。“噢………..唔………”

美伦立刻有敏感的反应,她自己都感觉流出大量的蜜汁。从那里产生的骚痒感,像电流一样直达脑髓,全身的欲火完全点燃!!!!!!“不要…….不要那样…..”

用甜美的声音说,但在心里期望更强烈的行为。开始时故意做出扭动屁股的行为,现在是不由己的摇摆屁股。老师真的有快感了………..。

美伦夸大的反应,对彦平是最好的礼物。听到她嘴里在拒绝,可是看老师的反应,绝不像是讨厌。而且,美伦又有一个新发现。在阴核或肉片上舔一阵擡起头时,原来密闭的肉缝,像花朵绽放一般,慢慢向左右分开,甚至于可以看到里面深粉红色的肉壁,从那里流出透明果露,连屁股都湿润了。充满好奇心的手指,把肉片向左右拉开更大一些。啊………这孩子终于看到了……..。最后就算是和彦平性交,自己的这种样子被看到,还是会感到难为情。但同时也有被看的快感。

美伦一面享受被看的欢乐,一面为显示做老师的矜持,做出抵抗的样子,慢慢分开双腿。 *        *        *可以说彦平完全陷入美丽女教师设下的陷阱。看到老师的双腿逐渐放松力量,就趁机像青蛙一样把双腿分开,这样就能阻止美伦把双腿闭合,同时另外一只手把阴唇完全分开。原来阴户是这么复杂的……….。彦平原本以为只是单纯的一个洞,所以肉缝的形状,对他来说完全是一个新世界。十七岁的少年,在阴唇的边缘舔了过去。“唉呀!!”

美伦突然发出尖叫声,想把两腿合拢,可是有彦平的身体,所以这样的动作仅止于心里的念头。这时候彦平看清楚,透明的果汁大量流出。“老师…….舒服了吗?是那样吧………。”

对彦平的问题,美伦不能坦诚的点头。并不是怕难为情,但一切都要坦白,还需要勇气。更何况站在被害者立场的人,怎么能坦白说很舒服。彦平并没有期待老师会回答。因为自己这样相信,只是高兴的叫出来而已。而且不用问,一定是很舒服的。肉棍早已恢复活力,而且因为连续射精两次,在心情上不会急躁。更何况现在这种状态,他可以任意处理,因此不会发生拼命猛干的欲望。

彦平现在和十几分钟前判若两人。不仅是精神方面,在肉体方面也变成能让女生痛快哭泣的雄壮小生。彦平为使美丽的江老师欢喜,付出最大努力。不过十七岁的童贞少年,不可能有性技巧,只是拼命的用手指和舌头,也没有脉络和连贯,只是热情的爱抚。

但对被动的美伦却成为痛苦的现实。就是预测该向什么方向攻击时,常常会失望。自己的希望无法传到对方,自然也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因为那样就不是被害人了。说出来的刹那就变成共犯,所以现在再迫切的需要,也只有忍耐。说起来,女人的身体也是很讽刺,这样忍耐的情形,也很具体的表现出来。焦急的程度增加时,爱液也增加。现在被阿荣看到了,等于是把她的弱点抓到了。她不得不承认“老师很舒服”

这句单方面的话。又硬又粗的阴茎碰到美伦的大腿上。啊,希望快点能用这东西把骚痒难耐的阴户撕裂………。美伦是打从心里这样想。如果能做到的话就用自己的手确实的抓住,塞入已经湿淋淋的身体中心。“啊,真香。”

彦平发出啾啾的声音吸狁爱蜜。那种淫靡的声音,使美伦像处女一样全身都红润。那种很自然的怕羞模样,又使好奇心很强的彦平万分雀跃。“饶了我吧……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行了。”

美伦连续说出了拒绝的话。听起来她确实是在拒绝,实际上是完全相反。言外之意是催促那样的行为。可是已经迷上玩弄女体快乐的彦平,自然不能了解言外之意。美伦本来的意思是这样的。“饶了我吧….不要使我这么着急..不行了,已经等不及了”

如果让彦平听到,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时候的彦平仍旧在美伦的阴户上吸狁、舔食、用手玩弄。“怎么办……啊!!…..太过份了!”

美伦感到焦躁不安,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快乐的漩涡里,疯狂般的颤抖身体。彦平对女人的这种哀怨模样非常感动。在这刹那,彦平是胜利者,是勇者。不久后擡起上身的彦平,看一看自己的下体,更增加做男人的信心。阴茎已经射出过两次,可是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充实、膨胀。全体看起来是黑红色,从前端流出来的露水,发出光亮,垂在下面的肉袋,似乎也陪衬阴茎,使其显得更伟大。向前移动一下,接近阴唇时,女教师用蒙眬的眼睛看肉棍。以前那种难为情的样子到那里去了……..。“不要……那样…….。”

美伦伸出一只不安定的手,做出快要哭泣的表情。美伦看到十七岁少年的阴茎真的吓了一跳。本来用手摸过,也含在嘴里,可是现在看到的,膨胀到可怕的程度。和洪校长软绵绵的样子比较,真有天壤之别。进入身体之后,一定会变成凶暴,但也一定会把美伦带入天堂。这种想法变成身体的颤抖。“老师,不用怕。”

彦平发出幼稚的笑声。那样的幼稚和突出的阴茎形成强烈的对比,美伦感到一阵目眩。“不要害怕,我会温柔一点弄的。”

美伦暧昧的做出拒绝的样子,心里大叫痛快。能这样如意地达到目的…….太痛快了。当阴茎接近肉洞口时,身体是很诚实的,阴唇好像迫不及待蠕动。如果是一个在行的男人,早已经看出美伦的心意。因为彦平缺乏经验,才不会发现这种情形。坚硬的前端碰到肉洞口。“啊……….”

美伦大声叫出来。彦平当然当做拒绝的样子。“老师,你乖乖的不要动……..。”

刚听到这种滑稽的话,突然就有粗大的阴茎塞进来。美伦拼命的克制自己不要发出甜美的浪声。可是她的脸因为快感而扭曲。在少年的眼里看来,那是痛苦的表情。等待已久的女教师的阴肉,立刻缠住肉棍,从体内涌出淫液。彦平不眨眼的凝视男女性器结合的刹那,从来没有看过比这更美妙的光景。“啊…………”

彦平发出哼声。他是动也没动一下,可是阴茎愈来愈被夹紧。不自然的扭动屁股,虽然愚笨,但还是能看到阴茎进出的样子。啊!太棒了……………..。女教师肉缝边缘的肉像胶膜一样,阴茎进出时,就会随着起伏。而且抽插的感觉也愈来愈强烈。啊……..快要出来了………………。性感更高涨。美伦微微张开眼睛偷看彦平。这时候双肘着地的姿势已经不存在,彦平的人完全压在美伦的身上,呼吸急促,屁股还在不自然的扭动。“老师…….我要出来了!”

听到彦平紧张的叫声,美伦也不由得说出真心话。“不要!!”

美伦觉得可惜没有叫出:“不要射出来!”

但这时候彦平的身体开始抽搐,变成僵硬。火热的子弹打在子宫。唯有这刹那美伦用力挺高屁股。当阴核和彦平的耻骨磨擦时,美伦也升上了天堂,虽然不是那么完美。余火还在闷烧,但第一次能有这种程度,应该可以说是成功。彦平慢慢爬起来,美伦双手摀住脸哭泣。彦平当然不会发现她内心有得意的笑容。“你………….用暴力强奸我。”

这个事实需要让彦平确实了解。“你会做这种事…….我告你的话,后果就严重了。”

美伦知道彦平的父亲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所以也知道她的话很有力量。果然,彦平发现自己所做所为的严重性,露出恐惧的表情。从此以后,他就任我自由摆怖了………嘿嘿。

美伦尽量忍耐不要笑出来,双手还摀著脸继续哭下去。

很快的一个礼拜过去了……………..。在和洪校长于旅馆幽会之后,美伦去位于高雄彦平的家,由于明天是星期日,所以佣人已经回家休假了,而彦平的父母则去万寿山的别墅不会回家,家里只有彦平一个人。(((((((((((((((((((BeContinue))))))))))))))))))))美丽的女教师江美伦独身前往彦平的家中,会发生什么事呢? 第<3>辑话说美伦到了彦平的家……………

自从第一次交媾后,二个人的立场完全巅倒。让彦平知道,他是用暴力强奸的事实后,完全恢复以前的胆小少年。惟有性欲没有变,甚至于自从经验到美伦美妙肉体后,性欲也超过常人。“因为你做那种事情,我要彻底地报复。”

这就是美伦的说调,而彦平想,这样的报复希望永久的持续下去。最可怕的是让父亲或社会知道他强奸的事实。不久的将来父亲可能出马竞选国会的议员,丑闻会造成致命伤。可是女教师为了报复,赤裸的来挑战,多少感到奇怪。可是任由女老师摆布,是他愿意做的事。“现在,转过来。”

美伦进入房里就立刻到浴室,温柔地给彦平洗身体,但这时阴茎已经完全勃起。彦平在腰上围一条毛巾转向美伦。给他洗肩膀、胸部时,美伦的乳房就在彦平的面前有节奏的摇摆,不想看也会看到丰满的乳房。第一次交媾时,彦平是大胆地也任意地伸手抚摸女教师的肉体,可是立场颠倒的现在,不容许他任意这样做。好像刺激上半身一样的洗著,美伦把彦平腰上的毛巾拿掉。“哇!已经变成这样大了!!”

故意这样说时,彦平变成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可是,这以后就做出不知情的样子,洗到下腹部附近时,就把泡泡的海棉交到彦平的手里。“老师………请摸我的……”

彦平发出低沈的声音拉起美伦的手,想放在勃起的东西上,但立刻被无情的甩开。“随便就变成这样了……..要处罚。在老师面前手淫,你不是喜欢手淫吗?每天都这样吧….还不好好回答!”

“是……”

看到彦平温顺的肯定时,美伦也感到一阵心痛。大概就是虐待的喜悦吧!另一方面,彦平也在享受被虐待的喜悦。命令他做不想让女人知道的难为情的行为,虽然是很大的耻辱,但也会有不知的快感从下体涌出来。“还不快点!”

“老师也做给我看嘛!”

彦平的声音有一点颤抖。曾经有一次,美伦为挑逗,在彦平的面前做过手淫,他现在又在希望了。“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拒绝的同时用指尖弹一下阴茎。少年在刹那发出奇妙的声音说:“老师!!看吧!!”

就用右手握起勃起的阴茎开始上下搓揉。美伦露出顽皮的表情看着肉棍的顶点,趁他不注意时稍许分开双腿。随着不是很多的阴毛分开,露出浅粉红色的肉洞口。“啊……..老师!!”

彦平的眼睛盯在女教师的大腿根上,女教师的视线凝视龟头的马口。彦平的手指用力把包皮向根部拉下去,就在这刹那有白色的液体喷射出来。这正是美伦等待的时刻。喷出的东西对着面前的女教师的脸上、乳房上飞过来。“年轻人真厉害…..能射出来这么多。”

用惊讶的口吻说著,把白色的液体洗掉,同时用热水浇在叹气的彦平的阴茎上。美伦本人的下半身早已经湿润。用这种力量打在子宫上,当然会感到舒服。美伦握住身体靠在浴缸上的彦平的阴茎,从根部慢慢向外挤。留在尿道里的白色液体,滴答滴答流出来。美伦从来不疏忽这个动作,还特别仔细地重复几次。因为她知道这样会更刺激年轻的阴茎。彦平感觉出自己的阴茎又恢复力量。尤其美丽的手指把龟头的包皮拉下时感到最舒服。眼皮下一阵刺痛,肛门也随着收缩,这时候阴茎就开始擡头。“哎哟………这是什么……讨厌。”

啊,老师看不起他了,难为情的要死…………可是为什么还有这样受不了的快感。彦平不顾一切地向美伦扑过去。“不要这样,你无耻………….”

女教师严厉的声音,也听不进去了。“老师…….求求妳……….给我吧!!!”

女人就算有权力,在力量上还是输给男人。彦平毫不费力地压在美伦妖艳的身上。“不能这样!!你想干什么?”

虽然说的很严厉,但绝不是美伦的真心话,是藉拒绝来挑拨少年的心。为欲火疯狂的彦平当然不会发觉。不放松这一刹那,把美伦推倒在冰凉的磁砖地上,彦平摇动着膨账的粗大肉棍,拼命的咬住丰满的乳房。“你真讨厌,太任性了。”

当彦平的手指来到美伦的下体时,假装做出苦闷的样子,用大腿把他的手夹住。在封闭的肉缝上,彦平的手指笨拙的蠕动,其中有几根刺入肉洞里。“老师,为什么滑溜溜……….为什么??”

彦平是希望老师能说期待他的阴茎才会这样湿淋淋。可是狡滑的美伦不可能轻易的说出让彦平高兴的话。“是舒服了吧…….说呀……怎么样呢???看……黏黏的东西又流出来了。”

彦平的手指在阴核到洞口不停的抚摸。“是啊…….你这样欺负我?是会舒服的。”

“果然是这样,我要使老师更舒服。”

高兴的说完就把手指拔出去。啊!!不能这样……….本来要进入快感里的,对彦平的任性感到气愤。可是看到彦平的身体向下挪动时,美伦慢慢分开双腿,她知道彦平将会趴到那里去。在见过几次面后,好奇心很旺盛的彦平,好像慢慢学会使女人高兴的要诀。

以前只知道拼命地在整个阴核上舔,可是近来是用舌尖在阴核上像搧动空气一样轻轻的扫过去。也学用指甲尖在会阴部到肛门之间骚痒的技术。美伦分开大腿,等待他施展这些技巧。彦平将脸靠在美伦的大腿根上开始动作。知道彦平注视那里,当可爱的手指和舌头开始活动,性感引发出大量的蜜汁,身体在不知不觉中摇动,这种情形看在十七岁少年眼里,大概觉得特别高兴。不时的问道“舒服吗?”

或“怎样弄最高兴呢?”

希望他更专心的爱抚。可是对刚失去童贞的少年做那样的要求,大概是太酷了。差不多该分手了吧………。美伦开始考虑结束和彦平的关系。没有特殊的理由,只是对一个男人不想太深入。更何况对方是少年,到了不能挽救的状态就太危险了。假装被害人,适当的享受乐趣后,漂亮的分手,觉得这是最好的方法。“好棒,像洪水一样!!!!”

彦平完全不了解美伦的心,迷上成年女人的肉体。不错,你确实很有进步。美伦把双腿分开到最大限,连肛门也露出来,让他看到女人最难为情的姿式。少年的手指捞起流出来的蜜汁,涂在肛门上。“羞死了………不要在那里。”

美伦说著更用力扭动屁股。这时候一部份细细的手指推开肛门的黏膜强迫侵入。虽然痛但和以前有不同的快感。在洪校长还有力的时候曾试过一次肛交。大概是刺激特别强烈,或和过去完全不同的行为,他太兴奋了,进入肛门之前就泄了。

当时美伦比厌恶感有更强烈的好奇心。可是后来在杂志上看到习惯肛交以后,肛门就无法缩紧的报导。从此以后就不想尝试,但不表示没有好奇心。美伦想和彦平试一试,而且从女人的直觉也知道,好像彦平也喜欢这样。“在屁股的洞里,多难为情!!”

美伦故意强调屁股的洞。她想这能使彦平注意到肛门性交,在加上扭动的屁股。“不要动…….摸到这里会不舒服吗????”

美伦当然不会说不要,只要彻底的装出难为情的样子。丰满的屁股不停的摇动,彦平确实受到挑拨。“老师转过去吧。”

“………..???”

“我想,那样会看的更清楚。”

“你要我做很可怕的姿式呀。”

做出不得已的表情,用手扶浴缸边缘挺起屁股。美伦很清楚的知道,这是多么淫荡的姿式。他连洞里面也要看吗?屁股的洞也会被看到的羞耻感,使美伦更兴奋。“唉呀,都集中在一处了。”

从身后传来彦平的声音。美伦忍不住苦笑,他说的没错。记得一次跟几个女教师去喜温泉。其中一个人,因为大家都是女人,心情放松的关系吧,以无防备的姿式,从浴池走出去,无意中擡头看到的美伦,发现女胯下丑陋无比,不由得脸红了。因为从肉动到肛门的皱纹都看的清楚的关系。现在的美伦比那种样子更羞耻,采取四脚着地并擡起避股的姿式。而且年轻的异性,露出好奇的眼光在近处注视。火热的呼吸喷在大腿上,子宫一阵骚痒,下体微微颤抖。

彦平觉得从正后方看女人的性器,一方便觉得丑,另一方面对男人而言,也可以说没有比这个更可爱的景色。彦平伸出长长的舌头,在屁股的沟里舔上去。“呜………呜……..”

美伦的身体好像患虐疾一样的振动。“老师…..求求妳…..让我在这里插进去吧。”

彦平这样哀求的地点,美伦当然知道是肛门。可是假装做出不知道的样子。彦平完全迷上肛门,即便是拒绝也是会强迫的插近来。彦平采取半蹲的姿势。像小蕃茄的龟头,放在阴唇上磨擦。女教师的大腿根好像很舒服的振动一下。确定龟头上已经沾满蜜汁以后,顺着屁股沟慢慢向上移动。紫红色的会阴部,像龟头的轨道一样延伸上去。几次从肉洞口沾上蜜汁经过会阴部送到肛门附近时,在龟头感到一阵麻痺感。有这种麻痺感,美伦也一样。彦平的手指在肛门四周用力拉动皮肤。肛门变形,龟头顶在肛门上。“不要这样。”

美伦假装做出拒绝的样子,但她的声音带着甜美的余韵。“呜………….”

在拒绝之后立刻产生痛感,美伦知道龟头已经近入肛门里。彦平注视完全不同的世界,那种表情好像看别人在性交。可是从肉棍确实传来很大快感。向前推,阴茎没入。美伦发出尖叫声,但她相信经过这样的痛苦以后,就会有另外一个快乐世界。彦平,这是和你最后一次性交,所以慢慢享受吧…..。抓住浴缸边缘的手开始颤抖。“老师,进去了……….啊!!!不行了!!!”

从远处传来彦平的哀怨声。火热的水柱冲向直肠。这时候在一片晚霞中展开陌生的世界。

随机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