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书

电工的性福之路

正文



那是几年前的一天晚上,已经进入梦乡的我接到了一个同事的电话:“喂,小张啊,XX大学停电了,我现在家里有点急事过不去,你帮我过去看一下啊,改天请你吃饭。”

“我……”我话还没说那边已经挂了。我极不情愿的从床上起来,拿起工具来到了XX大学. 哎,晦气啊,这么晚了还得爬电线杆。

检查了几个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我来到最后几个杆子处,这里是一片草地和树林。我在几米高的电线杆上不情愿的作业,心里烦躁至极,但费了半个小时终于查清楚了原因。一会儿,我修好了电路,就在想下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嗯嗯啊啊”的声音,于是我停下手中的活听了一会儿,我虽然性经验不是很多,但也能确认这声音好像女人做爱时的呻吟声。

我轻手轻脚的往下走,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怕让对方听见,几米高的电线杆我居然用了五分钟才爬下来。就在还有几步就可以下来的时候我往下一看,乖乖,居然有个女的赤身裸体的倚在电线杆上,手里拿着一个假的阳具在插她自己,嘴里还不停地呻吟:“啊……啊……干我啊!干死我这个骚货……快,都来干我,我要大鸡巴……”

估计这女的正在兴头上,我的下面也硬起来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几个大步就下了去。那女的见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很明显的吓了一跳:“啊!”接着用手捂住了嘴,同时下面居然喷出很多液体来。嘿,居然被我一吓就高潮了。
我就这样看着她,她不知所措的用两只手一会捂这里、一会捂那里,“别捂了,我都看见了。”我有点淫笑的看着她。

“你……你千万别说出去,求你了。”

“这得看你表现了。”(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有点卑鄙,但却被内心的欲望遮住了。)

“我……我知道,只要你不说出去,叫我干什么都行。”

“那你把刚才做的再表演一次,我刚才在上面没看清楚。”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照做了,一只手开始抚摸起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拿着假鸡巴在阴部摩擦,过了一会儿居然有了轻微的呻吟声。看过众多黄书和A 片,我觉得这女的如果不是真的特别淫荡,就是为了尽快满足我从而脱身(直觉上我绝得她是真的很淫荡)。

我走到她旁边,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道:“想不想大鸡巴?想的话就自己动手。”说完我就站在那。她迟疑了一小会儿,转过身来跪在我的前面,用手解开了我的裤子、脱下内裤,我的大鸡巴早就硬得不行了。

她一双小手开始抚摸我的阴茎,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她的舌头在我的鸡巴上卖力地舔弄著,时而轻轻的在马眼上划过,时而将两个蛋蛋含入口中。

我兴奋极了,这种只有在A 片和想像里才有的画面居然成真了。第一次的口交对象居然是这么淫荡美丽的女大学生,那种兴奋难以言表。

一会儿我就有点忍不住了,双手抓着她头,在她嘴里狠狠地抽动了几下就喷射了出来。当第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她的脸上时,她做了一个令我更加兴奋的举动:她居然主动地张大小嘴,用她的嘴来接我的精华,剩下的精液全都射在她的嘴里,然后吞咽了下去,并且伸出舌头舔干净我龟头上残留的精液,表情里明显的写着:不够,我还要。

“好吃吗?”我问。

“嗯,没想到男人的精液很美味,不像小说里写的特别难吃。”

对于她的回答我有些惊讶,但也更让我看清楚她的淫荡。虽然刚刚射了精,但这么一个大美女在这让我肆意欣赏著,小弟弟很快就又硬了起来。我把手放在她的身体上开始抚摸(她颤抖了一下,但接着就好了),双手轻轻揉搓着她的乳房,她的表情很享受。

我把手放在她的私处,发现淫水横流,我的肉棒已经硬到不行了,真想直接插进去,但我却没有这样做。我继续抚弄着她的身体,乳房和阴部是我进攻的重点,她开始若有若无的喘息。接着我含住了她的乳房,舌头在她的乳头上来回地摩擦、画圈,一会儿她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甚至变成了呻吟声。

我依旧没有没有插入她的阴道,只是一边用嘴挑弄她的乳房,一边用手抚弄她的小穴。呻吟声越来越大,“嗯嗯啊啊”的持续个不停,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在她耳边轻轻吹气:“想要吗?想要就求我干你。”

“求……求你干我……”她的声音很小。

我装作没听见:“什么?大点声,说得越淫荡我越喜欢,干得你就越带劲,你也越爽。”

“求你干我啊,用你的大肉棒操我啊!我淫荡,干死我啊……”哈哈,她忍不住了。

到这里我也就没再忍着,直接插了进去,因为我自己也憋得实在很难受。一插进去,我就快速地抽动起来,发出了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她的两只又大又圆的乳房一晃一晃的,随着我的抽插,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插了一会,又把她两条腿提了起来,同时挺著腰,将她的腿向上压,两只淫手一边摸着她的椒乳,一边用自己的大肉棒在她的穴内左右搅动,直把她弄得淫叫连连.

我一边抽插著一边问道:“爽不爽啊?骚货。”

“啊……啊……爽……爽死了……哦……哦……干 ……干我……用力……”

我一边用力干她,一边套她的话:“你叫什么啊?干了半天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啊……啊……叫我雪儿就行……”

我又加大了几分力气:“告诉我你的真名,哪个系的?哪个班的?”

在我的冲击下,她想也没想的就回答道:“我叫钟佳雪,中文系2 班的……啊……啊……干我……”

接着我又问出她的电话号码、QQ号,然后就开始奋力地抽插。

“嗯……嗯……啊……啊……好爽……操死我……干死我……”

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停了下来。

“动啊!插我啊!啊……啊……我要……”

“给我说说今天晚上你怎么回事,是不是一直就这么淫荡,经常半夜跑出来自慰啊?”

“你快动啊,我说,我都告诉你。”

接着她一边讲述她自己,我一边干她。原来她虽然淫荡,经常看A 片和小说也经常自慰,但却还从没有真正地做过爱,今天晚上正好停电了,她就想学着小说里那样在野外来一次自慰,没想到被我碰见了。哈哈,真是便宜我了。

“那你刚才很害怕是不是装的?”

“人家起先确实有点害怕,但看到你裤子里顶起的大鸡巴,我就想和你真实的做一次。”

“你真是个骚货,真淫荡。”

一会儿在我的奋力抽动下,我们双双达到了高潮,“啊……啊……射……射进来,今天我是安全期……”她浪叫着,搂住我不愿放,我的精液再一次喷发了出来……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穿上衣服,我把她带回了我家,在我家里我们又疯狂的做了一次。在我的要求下,我拍摄了她大量淫荡的裸照和视频. 第二天我把她送回了学校,我们之间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距离那天的事已经过去了几天,这几天我有好几次都想给那个叫钟佳雪的淫荡女生打电话约她出来

再打一次炮,可是我担心她会报警,每天强忍着欲望对着给她拍的裸照打飞机,但是打飞机又怎么比得

上真正的性交来的爽快。终于我下了狠心打了这个让我激动无比的电话。

“喂,你好”

“你好”

“请问你是?你找谁?”

“你是钟佳雪吗”

“我是,你?”

“我是你老公啊,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啊,那天晚上你可是不停的喊我”

“我……”

“怎么不说话,难道要我去你班里找你”

“啊不,不要来班里,你在哪,我去找你”

“哦,那你来找我吧,相信你还记得地方,记得穿漂亮点啊。”

“嗯”

半个多小时后她还没来,我开始担心起来“别再带着警察来,那可就糟了”就在我担心的时候敲门声响起,我从猫眼里看了一下,嘿就她一个人,这下我心就放下了。打开门一个绝色美女红著小脸正看着我。

“进来吧,大美女”

……

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进来了。

“嘿,没想到你穿了衣服还是这么美”

她的脸更红了,真是娇艳欲滴啊

“你,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嘿,我想当你男朋友啊”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自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在想你,想念你的美”

“你不嫌我淫荡吗”

“我喜欢,我就喜欢你的淫荡。怎么样?我不勉强你,只要你说声不愿意,我立刻放你走”(装正人君子)。

沉默了好长时间,这期间我就这么一直看着她。

“嗯,好吧,我答应你”

没想到她居然会答应我,我呆了几秒然后直接扑到她的身上,对着她的小嘴狂吻起来,双手不老实在她身上上下摸索起来,一会她就娇喘连连了。

她使劲的推了我几下,但她的力气怎么能和我比。我把她摁在沙发上,两张嘴紧密的连接在一起,我的舌头不老实的在她嘴里舔著。一只手抚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开始慢慢的脱衣服。

当她的衣服被我除尽时,我看着这美艳的胴体不由得说:“宝贝,你太美了,我爱死你了”接着我迅速脱尽身上的衣服压在了她的身上。

我的舌头在她的乳房上舔来舔去,怎么都吃不够,胯下的小弟弟直挺挺的对着她的小穴摩擦起来,她流出不少淫水,小弟弟已经湿透,粗大的龟头通红发亮,顾不得再去爱抚了。

一用力,大鸡吧直直地刺入她的私处。只听得她长长的一声“啊……”,饥渴中带着充实的满足感,然后两条长腿就缠了上来,紧紧地夹着我的腰。

她似乎已经受不了这刺激了,眼睛半闭,紧咬著双唇,嗯啊著,头发散乱,两颊飞红,一只手还抚上了自己的乳房,手指碾磨著通红的乳尖。

这女人,看着清纯,骨子里头还真有股淫荡的气质。 我掰着她的腿,用力地抽插著,每一回都拔出再深插到底,看着粗大浑圆的鸡巴在两瓣嫩肉间出没,随着抽插,还挤出些亮晶晶的液体,刺激极了。

她的小屁股也用力地向上顶着,配合著我的插入,都感觉顶在了子宫口上,一个滑溜溜有点硬的所在。

“爽吗?”我用力地顶了一下。

“嗯。啊,要喘不过气。”

“你那里好紧啊,我要干死你。”我故意说。

“啊——啊——好哥哥,撞的我好舒服,恩——使劲,恩——啊——,不行了,啊——又流了——,啊——爱死你了——好人——”她的浪叫伴着我每次插入时的“咕唧”声,令我的精神持续亢奋,我也一次比一次卖力。

这个姿势持续了好长时间, 我觉得应该换一下方式,于是我在她耳边轻轻低语了一阵,她“嘤咛”的一声捂住了脸,但却翻过身去,把臀部高高的拱起。

她雪白的屁股发著亮光,阴道口一张一合的象是在召唤着我进去。于是我又对准洞口,挺了进去……

“啊——咿——好爽,啊——我要飞了,恩——再用力,啊——啊——插死我,啊——啊——不行了——”

我们全身都已经满是汗水,她飘逸的长发沾著汗水贴在了后背,脸上,胸前,以及口中,她已经兴奋的眯起双眼,昂起头,浑圆的臀部配合著我每一次的插入就向后使劲的坐下,丰满的双乳也随着每一次的动作做着激烈的颤动,我还不时的把手伸过去去揉捏已经充了血的乳头。

这时我一手握着她的腰,一手从后面拽起她的头发,使她的头扬的更高,然后用力的插她。

“啊——啊——,我不行了,——啊——要来了——”随着她的叫声,一股股阴精浇在了我的龟头上。

被这滚热的阴精一淋,我也忍不住了,赶紧把她翻转过来,用鸡巴顶住她的阴户一阵猛烈的抽送……

“啊——啊——,要死了,啊——”随着她最后的一声大叫,我滚烫的精液从马眼里喷射而出,我用阴茎死死抵住她的阴户,让精液尽情的喷射到她的子宫里,她的子宫被我的精液一浇,也禁不住再一次的射了。

滚烫的精液在她的体内融合、奔跑,刚才直挺的腰也软了下去,嘴里还不停的哼著,声音一点一点变弱,嘴角上挂著满意的微笑。我也心满意足的趴在了她柔弱无骨的身体上,两条充满汗水的身体就这样死死的贴在了一起……

随机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