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书

我摊上一个有淫妻情结的丈夫

正文



番外篇:老于夫妻的故事        老于是江南一个学院的老师,他年轻时身材高大,脸庞俊朗,又喜欢打篮球。

很有女孩子缘。

毕业后就留校当辅导员了,老于的老婆叫小凤,也姓于,是低两个年级的学妹。

那时候暗恋老于的女孩子还不少,但老于喜欢那种低眉顺眼的温顺女孩子。

虽然小凤不是那种国色天香,但是皮肤非常白,可以说是肤白如雪,吹弹可破那种。

身材发育的也很好,十八九岁的女孩子胸和屁股都显得很突出。

小凤也属于暗恋老于的女孩子之一,系里有篮球比赛,她肯定到场加油。

但是性格比较闷骚,就是默默跟着他,也不敢表白。

直到毕业了,小凤通过家里的关系留在本市的一个公司里,就算上班了。

老于的玩心本来很重,也不想很早结婚,本来还想多玩几年。

但后来,老于的学校分房子,必须结婚才能分到房子,老于这才想起结婚的事。

想过来想过去,还是觉得自己的本家于小凤最适合自己。

于是就试着和于小凤联系了。

那时,于小凤已经在家里的安排下谈论一个对象,小凤没觉得好也没觉得不好,有点心不在焉,老是觉得在期待什么,但自己也说不清。

直到老于来约她了,她自己心里才突然明白,自己一直在等老于向她求爱。

小凤知道老于找她,喜出望外,早把她那个男朋友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到三个月,就和老于打得火热,还把老于带着见了父母。

她父母对老于也很满意,小伙子高大开朗,有礼貌,在学校的工作也不错,虽然没有发大财,工作还是很稳定的,至少不会象很多生意人一样,到外面沾花惹草。

小凤的父母是政府机关的人,喜欢本分平静的生活。

为了让老于及时分到房子,早早就让他们领证了,婚礼到第二年春节的时候补办的。

老于本来心里有点嫌这个学妹太本分,不向其他女孩子那样活泼风骚,但婚礼那天晚上,等老于把小凤的衣服剥光了放在床上,心里才暗自欢喜,觉得这个老婆娶得不亏,小凤虽然脸蛋一般,但她的身体就像白玉一样,奶子蹦出来足足有C罩杯大,奶头红红的在白色的奶肉上显得特别显眼,稀疏的逼毛下面是令所有鸡巴无比向往的一个近乎完美的馒头逼。

当天晚上老于和小凤颠鸾倒凤,帐摆流苏,操了个酣畅淋漓。

小凤也脸上潮红,显然对这个夫君超级满意,第2天起来回娘家的时候走路都不正常了,老于的老丈人老丈母娘对小夫妻也非常满意,老丈母娘细心自然看出了女儿的变化,心里喜上眉梢,知道这个姑爷那伙厉害,把自己闺女都整成那样了,知道闺女的后半生的性福有保障了。

想到此处,自己底下也不免暗暗的有点湿。

就这样,小夫妻就开始了正常家庭朝九晚五的平凡生活。

老于虽然结婚了,玩心还是重,不想马上要孩子,就这样晃荡了两年。

小凤的肚子老也鼓不起来。

为此小凤妈妈还偷偷问了自己闺女几次。

小凤总是红著脸说没问题,就是她老公还不想要,趁年轻多玩会。

老于不想结婚,老婆的逼开始还操的逼较勤。

慢慢的也操的有点腻了,就像去饭店吃菜,虽然很好吃,但老吃同一盘菜也有吃腻的时候。

虽然老婆皮肤好奶子大,时间长了就有审美疲劳了。

虽然老于不稀罕操自己老婆的逼了,但是小凤在别的男人眼里却是个想千方百计得到的尤物,和老于一样,也有别的男人喜欢小凤这种风格的女人,小凤的领导就是其中一个。

小凤的领导叫秦岭,是个40多岁的北方汉子,身材高大,说话豪爽,喝酒也豪爽。

单位上的事没有他摆不平的,到外面也是很吃的开,还喜欢显摆。

出门喜欢带个年轻漂亮的女下属做题的女秘书。

小凤到这个到位之前,秦岭出门的时候都是带着单位的年近40,奶大屁股大还有些姿色的中年女人。

单位上到还有几个年轻一点的,可以都比较难看,要奶没奶要屁股没屁股,他只好矬子里面拔将军,带着老一些的女人当秘书。

有两个女的还想上秦岭的床还换一个好一点位置,多发点奖金。

反正这种是在单位上也司空见惯。

秦岭也没闲着,没事就在办公室里,让那几个骚女人给他口交,口交完了再操。

然后发奖金的时候适当多发一点,有好差事的时候也尽量照顾。

小凤来了以后,秦岭看着小凤雪白的脖子,隆起的胸部和娇小的身材,裤裆里的鸡巴就开始不老实了。

但那时他还要装正人君子,加上小凤的父母也在政府里工作,虽然不是什么大官,毕竟还是有一定资源。

所以秦岭开始也没有造次,一直在观察这个猎物。

为了接近小凤,后来秦岭把小凤调到身边做助理,说事要培养新来的大学生,培养后要干重要岗位。

小凤也是信以为真,她刚从学校毕业,以前的一切都是家里安排的,思想还非常单纯,简单。

觉得秦总像个长辈一样关心呵护她,回家的时候还老说秦岭的好话。

小凤的父母虽然经历的世事很多,嗅出了一点异常,但也没往太坏的地方想。

还觉得女儿有领导喜欢和照顾,在单位发展会很顺利。

小凤爸爸虽然一直在机关保守压抑的环境里工作生存,他看着自己女儿象蜜桃一样的成熟的身体,又何尝没有过那种幻想?虽然很喜欢老于这个阳光青春的姑爷,但心里还是暗暗的有些吃醋。

他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现在成熟诱人,却被老于这个从来没有瓜葛的男人在天天操。

幻想着自己女儿光着雪白的裸体在姑爷胯下被操的乱扭的样子,心里就有点怅然若失。

虽然是不是冒出这样的想法,但他的人生经历不可能让他有进一步的发展,还是守着小凤妈妈操腻的已经变黑了的逼,很无趣的有一答没一答的操著。

这就是老一代人的宿命。

小凤妈妈平时在机关里也很忙,女儿大了以后,对性的兴趣逐步下降,主要精力都放在单位上的勾心斗角上了,所以小凤爸爸每次兴致来了,也都是敷衍了事,搞得小凤爸爸更是兴趣索然。

小凤也在秦岭的关心下日复一日的工作者,全然感觉不到危险的来临。

观察了一年多,秦岭对小凤的性格和弱点也有相当的了解了。

小凤的性格还是很温顺,胆小,还有点闷骚。

有时他开个黄色玩玩笑,小凤也就是红了脸不说话。

有了这些了解,秦岭觉得心里有底了,把小凤剥光了弄到床上操那时迟早的事情。

但是这个猎物他还不想惊著,他要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让小凤走进他设的圈套里。

后来秦岭就开始老带着小凤出差,见客户什么的。

还让小凤给客户敬酒。

他也试探著有意无意靠近小凤的身体。

开始小凤还是老躲着他,后来有一段时间,小凤也不怎么躲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那段时间正是老于对小凤的身体有点腻了的时间。

女人的身体很敏感,也不会欺骗自己,有时小凤自己也没意识到,身体就让老秦靠近也没抗拒。

女人身体本能如此,有时不是意志或意识能解释清楚的。

终于有一次,秦岭带小凤又到外地出差了,晚上和客户推背换盏喝了点酒,秦岭假装醉了,小凤就扶着他回酒店房间,秦岭的身子有意靠在小凤的身上,小凤那时也喝酒喝的半醉了,感受到一阵男人粗重的男性气味,就像自己老公的气味,又有点不同,带有很野性的味道。

面前这个40多岁的男人,其实很有男人味。

小凤从小就是乖乖女那样,潜意识里喜欢在高大男人的爱护下做小女人那种,这也是为什么小凤暗恋老于。

秦岭的身体特点也是小凤喜欢那种,只是他们风格不一样。

老于比较青春阳光,强壮。

秦岭是那种成熟霸道的那种男性,到哪里都说一不二,对外打交道能力也很强。

象小凤这样的小女人,其实内心本能对强者有一种依赖感,虽然秦岭的年纪可当她叔叔了,但是内心还是很崇拜的。

小凤扶著秦岭到房间里,自己也有点晕,就说:“领导,要不你早点休息,我回房间了。

”    秦岭一看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到了,哪会放过。

顺势就抱住了小凤了腰,嘴里还说著醉话:“不忙不忙,小凤来来来,咱们再一起干。

”嘴里说的干杯,手上却没那东西,直接就把最凑上去一下子吻住了小凤的嘴。

小凤猝不及防,想挣脱,腰早就被秦岭死死揽住了,嘴巴也被秦岭的最封住了,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秦岭这样一米八几的大汉,一旦把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小女人揽到手,就象猎豹抓住了猎物一样,猎物哪能挣脱。

加上小凤本身也晕晕乎乎,哪里有力挣扎,不一会就被秦岭剥光了扔在床上。

看着小凤象凝脂一样白的皮肤,和自己老婆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秦岭口水都留下来了。

小凤还在无力地象征性的挣扎,秦岭觉得更有征服欲望了。

把三下两下就把自己衣服也脱光了,露出了早就发硬了的毛茸茸的大鸡巴,秦岭胸毛比较重,黑乎乎的,像个黑社会老大。

小风被秦岭剥光了以后,象一只羔羊一样蜷缩在床上,想护着自己奶和逼,心里感觉很复杂。

一种是一种很害怕的感觉,另一种是肉体对秦岭鸡巴的期待,加上平时积累的对秦岭的崇拜,和一种从来没有的堕落的感觉,使得小凤想反抗,身体又不停使唤。

秦岭看着小凤洁白如玉的肉体,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本来想好好的慢慢的玩一下。

但下面的鸡巴实在等不及了。

扒开小凤紧闭的馒头逼,一口就吃了下去。

小凤全身的肌肉都紧张了,下面被秦岭的嘴吃的感觉上来了,逼里的水开始分泌,越来越多。

秦岭吃了一会就吃出这么多水,知道小凤是个闷骚女,操了这一次以后,以后可以长期操了。

他心里一阵激动,10几厘米长的鸡巴不停跳动,等不及了。

秦岭抓了个枕头垫在小凤的屁股下面,把小凤逼毛稀疏的逼露出来,掰开大小阴唇,紫红色的龟头抵住逼口,生生就挤进了这个窥视已久终于得手的逼里面。

小凤被秦岭吃住逼的时候已经放弃抵抗了,等秦岭的龟头象一个鉆头一样鉆进她阴道深处,感觉自己空空的下面终于被填满了。

满脑子都是秦岭的大鸡巴了,别的事情也不管了。

从喉咙深处发出了长长的呻吟。

秦岭以前玩过的女人不少,自己胯下的女人发出了这种声音,表示这个猎物已经在他的胯下完全臣服了。

他以后想怎么操就怎么操了。

对于小凤这样安静不说话的闷骚女人,秦岭还是有一定研究的,他知道这种女人就喜欢男人往死里操,操的越凶她会越满足,而且这种女人还特别耐操。

就算几个男人一起轮也操不坏她,天生就是做荡妇的料。

看来以前对小凤的观察还是不够全面。

之前他的判断是小凤比较温顺,胆小,干一次或几次也不会对外说。

没想到小凤还有这种荡妇的体质,不好好操真是浪费了。

那天晚上秦岭就把浑身解数使了出来,还从包里拿了一颗伟哥吃了下去。

在伟哥的助力下,那天晚上小凤被秦岭操的死去活来,一个刚结婚乖巧的良家少妇,被秦岭操的枝散叶落,一塌糊涂。

等秦岭射完最后一泡精,小芬身上,头发上,嘴里,逼里已经是一塌糊涂了,她瘫在床上,连腿都合不拢。

眼里流出了泪水,不知道是委屈的,快乐的,还是对丈夫内疚的泪水。

小凤洁白如玉的奶子和屁股也被秦岭连打带啃的弄的白里泛红,显得更加诱人。

第二天,秦岭就带着他这次出差的战利品神采飞扬地回到了公司。

小凤回家以后,把身体洗了好几遍,生怕老于发现什么。

其实老于那阵子正处于对小凤身体玩腻了的时期。

对小凤的变化完全没感觉,小凤回来以后也没有操她。

老于不操她,小凤就找到秦岭填补了,虽然每次都有负罪感,但是身体还是没法欺骗自己。

虽然在公司的时候小凤还胆小不敢表现出来和秦岭的关系,每次出差就免不了大操一次。

有一次小凤出差回家,因为刚被秦岭操完后就上了飞机,都来不及洗。

结果回家后,老于正好在家里,突然就来了兴致,想拉住小凤做一次爱。

小凤那时候自己的逼里还满是秦岭的精液呢,赶紧找借口洗澡,把自己洗干净了才和老于又做了一次。

自从有了那次惊险的遭遇以后,小凤就更加小心了。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著,后来由于双方父母催着要孩子,小凤就没有采取避孕措施,本来那阵时间想让秦岭里自己远一点,但很不巧秦岭又趁出差的机会把小凤暴操了几次。

后来小凤真的就怀上了,女儿生下来以后,小凤其实心里一直打鼓,也不知道女儿是老于的还是秦岭的。

好歹随着女儿的长大,长的像小凤自己,老于也没有怀疑什么。

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了几十年,直到女儿出嫁到北京去了。

几十年的秘密算是保住了。

小凤生孩子以后,借着带孩子的机会没有和秦岭再有什么关系,秦岭有找到了新去的女大学生,对小凤的兴趣也没那麽浓了。

后来秦岭因为工作调动,离开了那个东西,临走之前,把小凤突击提了个处长当,也算对小凤有所交代。

小凤就在这个位置上做,安分守己的,最后退休前也熬了个公司副总当。

随着领导岗位上的事情越来越多,对性的事情有一段时间也看的比较淡,把老于给冷落了。

直到把女儿兰兰嫁给了明,公司的事情年轻人也慢慢顶上来了,她心里才有了时间和兴致和老于又亲热的比较多。

小凤可能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儿也继承了自己闷骚的体质,玩的比自己还野多了。

所以才有后来自己被自己的姑爷明操的故事,隔了二十年后,和自己的老公老于也新开始了一段淫乱的生活。

至于自己的女儿兰兰到底是老于还是秦岭的女儿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是她自己生的就行了。

其实,在小凤知道兰兰和老于发生关系以后,心里倒是一直期望兰兰是她和秦岭的女儿,这样好歹老于和兰兰没有血缘关系,被老于操了也不至于就是乱伦。

这些都是小凤这几年的心理活动了,老于一直蒙在鼓里。

小凤之所以满足老于淫乱的想法有部分因素是想补偿自己当年的错误,都这把年纪了,老于想干点啥就干点啥吧。

虽然自己也被女婿操了脸上很尴尬,但是明的鸡巴使小凤又想起当年的秦岭来。

既然没有外人知道,一家人这样也挺好的。

想到这里,小凤的脸上又有些发烫,不知不觉下面又湿了。

顺眼的温顺女孩子。

虽然小凤不是那种国色天香,但是皮肤非常白,可以说是肤白如雪,吹弹可破那种。

身材发育的也很好,十八九岁的女孩子胸和屁股都显得很突出。

小凤也属于暗恋老于的女孩子之一,系里有篮球比赛,她肯定到场加油。

但是性格比较闷骚,就是默默跟着他,也不敢表白。

直到毕业了,小凤通过家里的关系留在本市的一个公司里,就算上班了。

老于的玩心本来很重,也不想很早结婚,本来还想多玩几年。

但后来,老于的学校分房子,必须结婚才能分到房子,老于这才想起结婚的事。

想过来想过去,还是觉得自己的本家于小凤最适合自己。

于是就试着和于小凤联系了。

那时,于小凤已经在家里的安排下谈论一个对象,小凤没觉得好也没觉得不好,有点心不在焉,老是觉得在期待什么,但自己也说不清。

直到老于来约她了,她自己心里才突然明白,自己一直在等老于向她求爱。

小凤知道老于找她,喜出望外,早把她那个男朋友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到三个月,就和老于打得火热,还把老于带着见了父母。

她父母对老于也很满意,小伙子高大开朗,有礼貌,在学校的工作也不错,虽然没有发大财,工作还是很稳定的,至少不会象很多生意人一样,到外面沾花惹草。

小凤的父母是政府机关的人,喜欢本分平静的生活。

为了让老于及时分到房子,早早就让他们领证了,婚礼到第二年春节的时候补办的。

老于本来心里有点嫌这个学妹太本分,不向其他女孩子那样活泼风骚,但婚礼那天晚上,等老于把小凤的衣服剥光了放在床上,心里才暗自欢喜,觉得这个老婆娶得不亏,小凤虽然脸蛋一般,但她的身体就像白玉一样,奶子蹦出来足足有C罩杯大,奶头红红的在白色的奶肉上显得特别显眼,稀疏的逼毛下面是令所有鸡巴无比向往的一个近乎完美的馒头逼。

当天晚上老于和小凤颠鸾倒凤,帐摆流苏,操了个酣畅淋漓。

小凤也脸上潮红,显然对这个夫君超级满意,第2天起来回娘家的时候走路都不正常了,老于的老丈人老丈母娘对小夫妻也非常满意,老丈母娘细心自然看出了女儿的变化,心里喜上眉梢,知道这个姑爷那伙厉害,把自己闺女都整成那样了,知道闺女的后半生的性福有保障了。

想到此处,自己底下也不免暗暗的有点湿。

就这样,小夫妻就开始了正常家庭朝九晚五的平凡生活。

老于虽然结婚了,玩心还是重,不想马上要孩子,就这样晃荡了两年。

小凤的肚子老也鼓不起来。

为此小凤妈妈还偷偷问了自己闺女几次。

小凤总是红著脸说没问题,就是她老公还不想要,趁年轻多玩会。

老于不想结婚,老婆的逼开始还操的逼较勤。

慢慢的也操的有点腻了,就像去饭店吃菜,虽然很好吃,但老吃同一盘菜也有吃腻的时候。

虽然老婆皮肤好奶子大,时间长了就有审美疲劳了。

虽然老于不稀罕操自己老婆的逼了,但是小凤在别的男人眼里却是个想千方百计得到的尤物,和老于一样,也有别的男人喜欢小凤这种风格的女人,小凤的领导就是其中一个。

小凤的领导叫秦岭,是个40多岁的北方汉子,身材高大,说话豪爽,喝酒也豪爽。

单位上的事没有他摆不平的,到外面也是很吃的开,还喜欢显摆。

出门喜欢带个年轻漂亮的女下属做题的女秘书。

小凤到这个到位之前,秦岭出门的时候都是带着单位的年近40,奶大屁股大还有些姿色的中年女人。

单位上到还有几个年轻一点的,可以都比较难看,要奶没奶要屁股没屁股,他只好矬子里面拔将军,带着老一些的女人当秘书。

有两个女的还想上秦岭的床还换一个好一点位置,多发点奖金。

反正这种是在单位上也司空见惯。

秦岭也没闲着,没事就在办公室里,让那几个骚女人给他口交,口交完了再操。

然后发奖金的时候适当多发一点,有好差事的时候也尽量照顾。

小凤来了以后,秦岭看着小凤雪白的脖子,隆起的胸部和娇小的身材,裤裆里的鸡巴就开始不老实了。

但那时他还要装正人君子,加上小凤的父母也在政府里工作,虽然不是什么大官,毕竟还是有一定资源。

所以秦岭开始也没有造次,一直在观察这个猎物。

为了接近小凤,后来秦岭把小凤调到身边做助理,说事要培养新来的大学生,培养后要干重要岗位。

小凤也是信以为真,她刚从学校毕业,以前的一切都是家里安排的,思想还非常单纯,简单。

觉得秦总像个长辈一样关心呵护她,回家的时候还老说秦岭的好话。

小凤的父母虽然经历的世事很多,嗅出了一点异常,但也没往太坏的地方想。

还觉得女儿有领导喜欢和照顾,在单位发展会很顺利。

小凤爸爸虽然一直在机关保守压抑的环境里工作生存,他看着自己女儿象蜜桃一样的成熟的身体,又何尝没有过那种幻想?虽然很喜欢老于这个阳光青春的姑爷,但心里还是暗暗的有些吃醋。

他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现在成熟诱人,却被老于这个从来没有瓜葛的男人在天天操。

幻想着自己女儿光着雪白的裸体在姑爷胯下被操的乱扭的样子,心里就有点怅然若失。

虽然是不是冒出这样的想法,但他的人生经历不可能让他有进一步的发展,还是守着小凤妈妈操腻的已经变黑了的逼,很无趣的有一答没一答的操著。

这就是老一代人的宿命。

小凤妈妈平时在机关里也很忙,女儿大了以后,对性的兴趣逐步下降,主要精力都放在单位上的勾心斗角上了,所以小凤爸爸每次兴致来了,也都是敷衍了事,搞得小凤爸爸更是兴趣索然。

小凤也在秦岭的关心下日复一日的工作者,全然感觉不到危险的来临。

观察了一年多,秦岭对小凤的性格和弱点也有相当的了解了。

小凤的性格还是很温顺,胆小,还有点闷骚。

有时他开个黄色玩玩笑,小凤也就是红了脸不说话。

有了这些了解,秦岭觉得心里有底了,把小凤剥光了弄到床上操那时迟早的事情。

但是这个猎物他还不想惊著,他要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让小凤走进他设的圈套里。

后来秦岭就开始老带着小凤出差,见客户什么的。

还让小凤给客户敬酒。

他也试探著有意无意靠近小凤的身体。

开始小凤还是老躲着他,后来有一段时间,小凤也不怎么躲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那段时间正是老于对小凤的身体有点腻了的时间。

女人的身体很敏感,也不会欺骗自己,有时小凤自己也没意识到,身体就让老秦靠近也没抗拒。

女人身体本能如此,有时不是意志或意识能解释清楚的。

终于有一次,秦岭带小凤又到外地出差了,晚上和客户推背换盏喝了点酒,秦岭假装醉了,小凤就扶着他回酒店房间,秦岭的身子有意靠在小凤的身上,小凤那时也喝酒喝的半醉了,感受到一阵男人粗重的男性气味,就像自己老公的气味,又有点不同,带有很野性的味道。

面前这个40多岁的男人,其实很有男人味。

小凤从小就是乖乖女那样,潜意识里喜欢在高大男人的爱护下做小女人那种,这也是为什么小凤暗恋老于。

秦岭的身体特点也是小凤喜欢那种,只是他们风格不一样。

老于比较青春阳光,强壮。

秦岭是那种成熟霸道的那种男性,到哪里都说一不二,对外打交道能力也很强。

象小凤这样的小女人,其实内心本能对强者有一种依赖感,虽然秦岭的年纪可当她叔叔了,但是内心还是很崇拜的。

小凤扶著秦岭到房间里,自己也有点晕,就说:“领导,要不你早点休息,我回房间了。

”    秦岭一看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到了,哪会放过。

顺势就抱住了小凤了腰,嘴里还说著醉话:“不忙不忙,小凤来来来,咱们再一起干。

”嘴里说的干杯,手上却没那东西,直接就把最凑上去一下子吻住了小凤的嘴。

小凤猝不及防,想挣脱,腰早就被秦岭死死揽住了,嘴巴也被秦岭的最封住了,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秦岭这样一米八几的大汉,一旦把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小女人揽到手,就象猎豹抓住了猎物一样,猎物哪能挣脱。

加上小凤本身也晕晕乎乎,哪里有力挣扎,不一会就被秦岭剥光了扔在床上。

看着小凤象凝脂一样白的皮肤,和自己老婆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秦岭口水都留下来了。

小凤还在无力地象征性的挣扎,秦岭觉得更有征服欲望了。

把三下两下就把自己衣服也脱光了,露出了早就发硬了的毛茸茸的大鸡巴,秦岭胸毛比较重,黑乎乎的,像个黑社会老大。

小风被秦岭剥光了以后,象一只羔羊一样蜷缩在床上,想护着自己奶和逼,心里感觉很复杂。

一种是一种很害怕的感觉,另一种是肉体对秦岭鸡巴的期待,加上平时积累的对秦岭的崇拜,和一种从来没有的堕落的感觉,使得小凤想反抗,身体又不停使唤。

秦岭看着小凤洁白如玉的肉体,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本来想好好的慢慢的玩一下。

但下面的鸡巴实在等不及了。

扒开小凤紧闭的馒头逼,一口就吃了下去。

小凤全身的肌肉都紧张了,下面被秦岭的嘴吃的感觉上来了,逼里的水开始分泌,越来越多。

秦岭吃了一会就吃出这么多水,知道小凤是个闷骚女,操了这一次以后,以后可以长期操了。

他心里一阵激动,10几厘米长的鸡巴不停跳动,等不及了。

秦岭抓了个枕头垫在小凤的屁股下面,把小凤逼毛稀疏的逼露出来,掰开大小阴唇,紫红色的龟头抵住逼口,生生就挤进了这个窥视已久终于得手的逼里面。

小凤被秦岭吃住逼的时候已经放弃抵抗了,等秦岭的龟头象一个鉆头一样鉆进她阴道深处,感觉自己空空的下面终于被填满了。

满脑子都是秦岭的大鸡巴了,别的事情也不管了。

从喉咙深处发出了长长的呻吟。

秦岭以前玩过的女人不少,自己胯下的女人发出了这种声音,表示这个猎物已经在他的胯下完全臣服了。

他以后想怎么操就怎么操了。

对于小凤这样安静不说话的闷骚女人,秦岭还是有一定研究的,他知道这种女人就喜欢男人往死里操,操的越凶她会越满足,而且这种女人还特别耐操。

就算几个男人一起轮也操不坏她,天生就是做荡妇的料。

看来以前对小凤的观察还是不够全面。

之前他的判断是小凤比较温顺,胆小,干一次或几次也不会对外说。

没想到小凤还有这种荡妇的体质,不好好操真是浪费了。

那天晚上秦岭就把浑身解数使了出来,还从包里拿了一颗伟哥吃了下去。

在伟哥的助力下,那天晚上小凤被秦岭操的死去活来,一个刚结婚乖巧的良家少妇,被秦岭操的枝散叶落,一塌糊涂。

等秦岭射完最后一泡精,小芬身上,头发上,嘴里,逼里已经是一塌糊涂了,她瘫在床上,连腿都合不拢。

眼里流出了泪水,不知道是委屈的,快乐的,还是对丈夫内疚的泪水。

小凤洁白如玉的奶子和屁股也被秦岭连打带啃的弄的白里泛红,显得更加诱人。

第二天,秦岭就带着他这次出差的战利品神采飞扬地回到了公司。

小凤回家以后,把身体洗了好几遍,生怕老于发现什么。

其实老于那阵子正处于对小凤身体玩腻了的时期。

对小凤的变化完全没感觉,小凤回来以后也没有操她。

老于不操她,小凤就找到秦岭填补了,虽然每次都有负罪感,但是身体还是没法欺骗自己。

虽然在公司的时候小凤还胆小不敢表现出来和秦岭的关系,每次出差就免不了大操一次。

有一次小凤出差回家,因为刚被秦岭操完后就上了飞机,都来不及洗。

结果回家后,老于正好在家里,突然就来了兴致,想拉住小凤做一次爱。

小凤那时候自己的逼里还满是秦岭的精液呢,赶紧找借口洗澡,把自己洗干净了才和老于又做了一次。

自从有了那次惊险的遭遇以后,小凤就更加小心了。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著,后来由于双方父母催着要孩子,小凤就没有采取避孕措施,本来那阵时间想让秦岭里自己远一点,但很不巧秦岭又趁出差的机会把小凤暴操了几次。

后来小凤真的就怀上了,女儿生下来以后,小凤其实心里一直打鼓,也不知道女儿是老于的还是秦岭的。

好歹随着女儿的长大,长的像小凤自己,老于也没有怀疑什么。

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了几十年,直到女儿出嫁到北京去了。

几十年的秘密算是保住了。

小凤生孩子以后,借着带孩子的机会没有和秦岭再有什么关系,秦岭有找到了新去的女大学生,对小凤的兴趣也没那么浓了。

后来秦岭因为工作调动,离开了那个东西,临走之前,把小凤突击提了个处长当,也算对小凤有所交代。

小凤就在这个位置上做,安分守己的,最后退休前也熬了个公司副总当。

随着领导岗位上的事情越来越多,对性的事情有一段时间也看的比较淡,把老于给冷落了。

直到把女儿兰兰嫁给了明,公司的事情年轻人也慢慢顶上来了,她心里才有了时间和兴致和老于又亲热的比较多。

小凤可能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儿也继承了自己闷骚的体质,玩的比自己还野多了。

所以才有后来自己被自己的姑爷明操的故事,隔了二十年后,和自己的老公老于也新开始了一段淫乱的生活。

至于自己的女儿兰兰到底是老于还是秦岭的女儿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是她自己生的就行了。

其实,在小凤知道兰兰和老于发生关系以后,心里倒是一直期望兰兰是她和秦岭的女儿,这样好歹老于和兰兰没有血缘关系,被老于操了也不至于就是乱伦。

这些都是小凤这几年的心理活动了,老于一直蒙在鼓里。

小凤之所以满足老于淫乱的想法有部分因素是想补偿自己当年的错误,都这把年纪了,老于想干点啥就干点啥吧。

虽然自己也被女婿操了脸上很尴尬,但是明的鸡巴使小凤又想起当年的秦岭来。

既然没有外人知道,一家人这样也挺好的。

想到这里,小凤的脸上又有些发烫,不知不觉下面又湿了。

【完】

随机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