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书

新婚 1-2

正文



(第一章)

“叮铃铃”

已经在车站等候半天的孟宇看着屏幕上阳城当地的号码,心道: “终于来了”

今天是孟宇第一次来阳城,是来参加大学同学孙伟的婚礼的。在坐了三个小时的车从省城到阳城,到达阳城的时候天色已晚。

在通知孙伟自己已经到达阳城车站之后,孙伟说自己在忙,会让朋友开车来接他。

他也能理解,毕竟结婚前的琐事确实比较多。

可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不知道他是忙忘了自己这个老友还是怎样。好在最后又终于来了。

接通电话之后,话筒里传来带着当地土味的普通话: “喂,是孙伟的同学吗,我是他哥,已经在车站南门了,你在哪啊”

听到这跟孙伟同款口音的普通话,孟宇不由的会心一笑,回道: “恩,我在候车厅,这就出来,大哥你什么车”

待到电话那头传来车辆信息,孟宇才往门口小跑过去。

刚一出车站,孟宇就看到路边停著的打着双闪的SUV,走上前去,孟宇便看到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个三十左右的汉子,身材微微发福,一头利落地短发,脖颈上挂著一条大金链子,俨然一副小老板的模样,这应该就是孙伟的堂哥了。

孙伟在日常聊天间,倒是经常提到他这个堂哥,孙伟毕业之后就回家跟他这个已经发家的堂哥一块做些淘宝生意,开始两年这个堂哥倒也提携了他不少,去年开始孙伟才一个人出来单干,所以说这个堂哥算孙伟的贵人也不为过。

孟宇赶紧上前打招呼: “大哥,我是孙伟同学。”

而孙伟大哥也将头从副驾驶转了过来,孟宇也才看清他正脸,单眼皮粗眉毛,不大的眼睛里偶有闪烁精明,皮肤晒得黝黑,此时面色带着一点潮红,从孟宇刚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他刚刚应该是跟副驾驶上的人有一些争执。

孙伟大哥打趣道: “小伟跟我说车站直接找最帅的,果然啊,上车吧。”

孟宇尴尬地摇摇手,才拉开后车门上去。

一开车门,孟宇就闻到一股浓郁地香味,余光中他又看到副驾驶上面坐着一个黄发微卷的女子,从头发的卷度和车上的香味,可以知道这女人下午是去了理发店做过头发的,可惜这个角度看不见对方模样。

孟宇安坐好之后,车很快启动了,行驶中孙伟大哥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孟宇聊著天。不知是不是车中香味的缘故,孟宇感觉到自己有些心浮气躁,心猿意马,眼神不停的瞥向副驾驶的那个女子。

从上来到现在那女生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就自顾自地低头玩着手机。虽然到现在孟宇都没能看清她的面貌,可即便只是闻着香味与她长发遮挡着的侧脸,孟宇就有些浮想联翩。

果然,男生都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

心不在焉地同时,孟宇也不禁怀疑,难道自己一年没碰女人,饥渴到这种程度了吗?连个不见正脸的人都有想法。

“小宇,你家是哪边的啊”,孙伟大哥问道,两个陌生人聊天也只能从姓名籍贯聊起,从先前的对话中两人也已经通了姓名,原来孙伟大哥叫孙宏,边上的女人就是他老婆赵茹。

“郑州的”孟宇下意识地回答道。

孙宏听到这话倒显得有点兴奋,带着讨好的语气朝着副驾驶说道: “那你跟你嫂子是同乡了啊,是吧?小茹。”

可他副驾驶的赵茹却没有回应,仍旧低着头玩手机,显然两个人还在冷战中。

孟宇听到这话倒是心头一动,这可是搭话的好时候啊,赶忙亲切的问道: “哦哦,嫂子郑州哪边的啊? ”

孙宏为了化解车内尴尬的气氛,缓和跟自己老婆的矛盾,胳膊肘子一推自己老婆,说道: “小宇问你呢。”

赵茹不耐烦的一推孙宏的胳膊,却没有再继续沉默,而是冷清清地回到: “金水区”

见赵茹开口,孙宏松了一口气,孟宇也心下暗喜,一路上不停的跟赵茹聊著家乡的一些事情,渐渐地赵茹的语气也不如刚才冰冷,开始带着生机,如清泉流过,让孟宇心头的那股瘙痒更甚。

十几分钟后车就开到了当地的一家叫做“喜来居”的饭店,这才一块下车。

在这过程中孟宇终于看清了赵茹的样貌,只是他看一眼就楞住了,一头齐肩淡黄色卷发下,雪白的瓜子脸上,一双眼睛大又亮,宛如黑色明珠,下车前才补完口红的小嘴,圆润殷红,真真的殷桃般的嘴。脸上虽不再是胶原蛋白满溢,但也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

酥胸丰满挺拔,虽未入夏,但天气已经开始灼热起来,所以赵茹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纺纱连衣裙,外面披着一件浅蓝色牛仔外套。当她下车时,微微一弯腰,孟宇分明能感受连衣裙下那一对豪乳的晃动,波涛汹涌。

深邃的事业线如同深渊,却让人只想沈沦其中。再看一眼她的腰,标准的水蛇腰,感觉也就盈盈一握的样子,不知道它是如何支撑得住那对豪乳的。

及膝的连衣裙被丰腴的臀部撑住,像一轮弯月一样优美。

小腿纤细,没有一丝赘肉,裹着一双亮白色的丝袜,更显腿型优美。

脚上踩着一双白色低帮帆布鞋。孟宇略一比对,发现赵茹的身高在一米六八到一米七之间,算的上高挑了。

没想到自己刚来阳城就遇到如此美女,这才是真真的美女,不是网络上那种整整容,化化妆的网红。

虽然这个美女已经名花有主,不再青春,可这少妇的身份反而让孟宇更显兴奋。

三人从车库上来的时候,孙宏一直想要上前搂住赵茹,而赵茹却表现出很明显的抗拒,整个人小跑到孟宇边上,将孟宇夹在两个人中间,一副拒绝接触的样子。

孙宏脸色阴沈,但有第三人在场,也不好发作,孟宇站在两个人中间虽然有些尴尬,但呼吸间尽是赵茹身上的香味,眼角余光全是她秀美的侧颜,所以这段路程算得上痛并快乐着。

一到二楼,孟宇就看见穿着便服在门口迎宾的孙伟对着自己招手。虽然贪恋与赵茹美色,但此时不好太过明显,赶紧上前握住孙伟的手,将黑脸二人组甩在身后。

“好久不见,有点小帅啊”看着一身休闲西装的孙伟,孟宇调侃道。

孙伟倒是毫不谦虚: “一般一般,阳城前三,毕竟明天做新郎嘛”

两人又是一番客套,孙伟这才领着孟宇到一张桌子前面入座,此时圆桌上已经坐了五个人,在孙伟的介绍下,孟宇知道这些人都是他本地的朋友。

一看在座没有自己认识的,孟宇才问了问孙伟: “这次大学同学请了几个啊”

“就你一个“孙伟回道。

孟宇表情一滞,才夸张的说道: “感动!真爱!”

他倒是知道孙伟性格内向腼腆,所以他大学期间朋友倒是很少,而且与他交熟之后,他这个人嘴比较毒,经常损人,所以就算交了朋友也很难相处下去,但此次结婚就请了自己一个,倒是让人颇为诧异。

两人在一番闲扯之后,孙伟招呼了一声,又起身到门口迎宾去了。

左右都无认识的人,孟宇左右打量,才发现赵茹此时就在自己隔壁桌,与其他女宾坐在一起。

此时赵茹目光也看了过来,孟宇挑眉一笑,赵茹也微微点头以做回应,然后撩了撩头发,低头看手机去了。

其实孟宇帅气多金,女人缘一向不错,所以看到赵茹一副冷淡的模样,心里不由得有点失落。本来老友结婚的喜气,全被冲散了。

周围宾朋满座,热闹非凡,可孟宇却感觉自己有点孤单。

看了眼桌子那边孙伟几个朋友用家乡户交谈,孟宇也听不太懂,无法加入,这才拿出手机打发时间。

半个小时之后,二楼包间内的八桌宴席已经全部坐满,孙伟也已经回来跟孟宇坐在一桌,酒席很快开始,在孙伟的带动下,这桌子倒也热闹了起来,喝了不少酒。

酒过三巡,孙宏满脸通红,拿着酒杯过来敬酒,“小伟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来,大家一起喝一杯。”

他倒也爽快,不到一两的白酒一口就干掉了,看他此时摇摇晃晃的样子,显然前面几桌也是如此。

敬完众人,孙宏又往他赵茹那桌走去。

孟宇看到孙宏站在赵茹身后,一手举著酒杯说著场面话,一手按在赵茹的肩膀上,此时赵茹向前倾著身子,而且她眉头紧皱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奇怪的是他们夫妻这种情况,那桌上的人也没显出多大波澜。

敬完酒之后,孙宏见赵茹还是一副挣扎著的模样,心下也是大火,死活要赵茹跟着他去别的桌敬酒。

开始赵茹还是一动不动,片刻后孙宏没了耐心,开始拉扯著赵茹起来,扯着她外搭的牛仔外套把她拎了起来。赵茹毕竟是个女的,哪有发起酒疯的孙宏力气大,尽管用力下坐,却还是被提拎了起来。

他们周围的亲戚间孙宏发起酒疯,场面有点失控,也开始劝说起来。

这边孙伟见状上前,孟宇也没来由的跟了上去。

孙伟拉开他堂哥,而孟宇则护住赵茹,这才将两人分开。

可孙宏此时早已酒精上脑,端著酒杯遥指著赵茹: “赵茹,你别给脸不要脸,你已经给了我好几天脸色看了,今天你不喝也歹喝。”

而四周围过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站在赵茹边上的孟宇却看见赵茹头一擡,眼眶泛红,蓄满了眼泪,却没有落下,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孟宇有心教训孙宏,可一来自己也不了解两人之间为什么搞的如此僵硬,二来自己毕竟是客,不好发作。

见孙宏还在发酒疯,许是不想破坏宴席的气氛,赵茹含着泪拿起酒杯,带着哭腔道: “好,我跟你敬酒。”

孙宏见赵茹服软,也被安抚下来,从邻座拿起一瓶白酒,给自己斟满,又上前给赵茹斟了半杯,一拉赵茹胳膊,就往下桌走去。劝架众人见他夫妻安静下来,也没在做什么,假装一切都未发生。

毕竟在这种场合下,安安稳稳吃完这顿饭最重要,谁也不确定再闹下去孙宏还会发什么酒疯。

孟宇看赵茹这副勉强的样子,心中微微发酸,可也只能默默坐回位置。

孙宏与赵茹一桌一桌敬酒,又将孙宏已经敬完酒的三桌重新来了一遍才罢休。期间孙宏又给赵茹加了半杯酒,八桌下来,赵茹也有三四两酒下肚,脸蛋红扑扑的,眼神中带着水光。竟看的孟宇怜惜散去,色心大起,暗道好一个极品少妇。

其间孟宇跟赵茹对此眼神交汇,许是感谢刚才孟宇的帮衬,赵茹不再像之前那样冷冰冰的,每次对视都会勉强挤出一分笑容,更是让孟宇心头一热。

而孙宏则一副喝多了的模样,回到自己座位后便靠在椅背上瞇了起来,直到宴会结束。

宴会结束,赵茹跟着同桌的女眷下了楼,看都没看孙宏一眼。

在孙伟他爸的示意下,孙伟不情不愿的招呼了两个朋友架著孙宏往他家走去。孟宇故意拉着孙伟走在后面,打探起他堂哥堂嫂的情况。

在之前的聊天中,孟宇是知道他堂哥堂嫂的情况的,还是比较恩爱的。

孙宏当时刚毕业就回老家,又没什么钱,而赵茹却是地地道道的郑州本地人,当时赵茹父母就不想女儿外嫁,更别说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了。

可是耐不住赵茹非君不嫁,软磨硬泡,做了不少工作,这才让自己的父母同意,婚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孙宏也没有辜负赵茹的情意,毕业八年就有了不菲的身家。上次孙伟聊天时透露,去年他哥的净收入已经有四百多万,虽谈不上大富,也已经相当殷实了,按理说这应该是happyending的童话,不知道怎么会闹成今天这样。

知道孟宇好奇,孙伟也不偏不倚的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这两年孙宏生意越做越大,在当地也算是个小老板了,贫苦出身的他,如今一暴发就有点飘。

飘这个字是孙伟的原话,现在的孙宏走到哪里都要讲究排场,本来做淘宝生意不太需要应酬的他,在发家之后,也开始大小酒局不断,更是流连ktv酒吧这些风月场所。

而且好面子的他,出手非常阔绰,很快就莺莺燕燕环绕左右。

正应了那句老话,没有不偷腥的猫。其间孙宏与多个女生有染,赵茹又是个精明的人,孙宏那点遮掩的把戏在她面前完全不够用,两人如今大争小吵不断,最近赵茹逛街更是撞到孙宏牵着一个女人手逛街,这才有了今天这个场景。

言语间,孙伟也是对自己这个堂哥有些意见。

听完这些,孟宇是五味陈杂,心疼赵茹的同时,心中也有别样的想法升腾。

不知怎得,打今日一见赵茹,孟宇就感觉自己魂被勾走了,眼角余光里离不开赵茹的身影,就好像她是现世里的鬼魅妖姬,轻易勾起自己心中的情感。

明明她眉眼,举手投足间没有分毫媚气流转,可那带着些冷淡厌世的表情,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勾住孟宇所有的注意力。

饭店距离孙伟家不算太远,众人架著喝醉的孙宏也才走了二十分钟。

进去之后,孟宇发现人群中坐在沙发边上低头玩着手机的赵茹,与周围的热闹喜庆,格格不入。

在孟宇眼中就感觉周围是灰色,只有赵茹是彩色的。

众人将孙宏安顿到偏房之后,又出来聊了半天,而孟宇也借着聊天的由头,坐在赵茹对面,眼神总是若有若无的落在她身上。

十点左右,众人开始拉出麻将桌,扑克牌,准备开始打牌。这边婚礼的习俗是结婚前夜,新郎不能睡觉,需要“守富贵”,一直打牌到天亮。

而这正好给了孟宇借口,孟宇推脱不懂当地牌法,加上长途劳累,准备回酒店了,虽然再见不到赵茹心中很是可惜,可劳累也是真的。

可惜孙伟准备带他去已经开好的酒店,那边麻将桌上凑齐了四个人,扑克牌也已经凑齐了一副,可还剩三个人无法凑成一局。众人左右刁难,不让孙伟出门,让孟宇帮着守夜。

就在孟宇心下烦躁,局面僵住的时候,坐在那边玩了半天手机的赵茹突然起身说道: “我带他去,正好我也准备回去了”

听到赵茹要走,孙伟试探著问道: “那大哥呢? ”

赵茹冷淡的回道: “就让他睡这儿吧,他明天不还要帮你开婚车去接亲吗? ”

孙伟一听,连声道好,这才把早已开好的房卡交给孟宇,并跟赵茹交代了酒店的情况,然后就被他朋友按在桌上开始打牌了。

看了眼还在呆呆楞楞看着自己的孟宇,赵茹轻笑一声说道: “走吧,我送你去酒店休息”

孟宇这才回过神了,拎起背包,跟在赵茹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双双出门。

路过孙宏房间时,孟宇听见他鼾声如雷,睡得正香。第二章

夜色已深,凉风萧寒。

刚一出门,只穿着一件T恤的孟宇就被一阵冷风吹得打颤。

孟宇刚准备披上外衣,擡头又看到前面的赵茹也紧了紧身上的牛仔外套。他犹豫着要不要将外套借给赵茹,此时又是一阵阴风吹过,扬起赵茹的长发,也将她头发上特有的馨香吹送到孟宇鼻尖。

带着女生特有味道的香味壮大了孟宇的胆子,他抖了抖手中的外套,便上前将它披在赵茹身上。

赵茹在前面径直走着的,但显然没料到孟宇如此直接莽撞,在衣服落到她肩膀的时候,整个人明显一抖,下意识地弯了个腰往前疾走两步,这才回头查看身后的状况。

当看到孟宇双手拎着衣服呆楞在那里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原来是孟宇想给自己披件衣服。

那边孟宇看到赵茹下意识往前逃跑后,脸瞬间红了,整个人僵在了那边。

我这是这干嘛?为什么问都不问就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会不会觉得我孟浪?

赵茹好像看出了孟宇的尴尬,轻声说道:“没关系,我不冷。”

语气依旧平淡清冷,可她嘴角漾起的微笑,让孟宇瞬间解冻,活了过来。

身后的路灯好像一轮挂在赵茹头上的月亮,使得赵茹整个人沐浴在明黄色的光辉之下,让逆着光的孟宇很难看清她隐藏在灯光中的容貌,可好在还能看到那一抹嘴角挂著的笑容。

赵茹笑容虽不明媚,甚至显出一些清冷,但微风吹起她白色裙边,吹乱她一头秀发的时候,孟宇还是觉得她像绚烂花圃中的百合,清冷月亮里的仙子,是世上最美的女子。

“走吧,我带你去酒店”赵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转过身继续向前带路。

赵茹转过身走了两步后,孟宇才缓过神来,将衣服挂在手臂上,跨步上前,跟上赵茹。

孟宇身处陌生的城市,走在陌生的街道上,心中却没有半分隔离感。

两人都没有出声,只有风在说话。

孟宇踩着赵茹落在身后的影子,踏着与她一致的步伐,内心有的是久违的充实。

这一刻,周遭场景变换,他好像走在高中时的小路上,拥有了最纯粹的喜欢。

酒店不是很远,一会儿功夫两人便到了。正自我陶醉的孟宇显然没注意到前面的赵茹已经停在酒店门口,仍自顾自地向前,刚好就同正转过身来的赵茹撞了个满怀。

“啊……”赵茹本就高挑,孟宇又正好低头盯着赵茹的影子,额头与嘴巴相撞,赵茹忍不住发出一声悲鸣。

同时赵茹胸口丰满的豪乳也是与孟宇的胸膛做了个亲密接触,刚转完身,还没站定的她被这一撞,没了重心,整个人向后倒去。

孟宇先是本能地用手捂住被撞到的嘴巴,但是看到赵茹向后倾倒的同时,又下意识地上前一步,右手向前伸去,想要抓住赵茹。好在孟宇平日里有锻炼不缀,反应迅速,一把抓住她胸口的衣领,止住了赵茹后倒之势。

可如此一来,两个人姿势就显得相当怪异。

赵茹整个人呈斜角定在空中,一脸惊魂未定,而孟宇则是右脚欺进赵茹两腿之间,左手捂著嘴,同时右手抓着赵茹白裙胸口的衣领,瞪大了眼睛。

原来,由于赵茹胸口衣领被抓,她整个人又是向后倒的姿势,使得裙领被孟宇拉的变形,胸口大半风光都尽情展现在孟宇目光之下。他此时不仅看到了白裙下黑色的胸罩,胸罩外裸露的半边乳球还在上下晃动,看得孟宇目眩神迷。

此刻回过神来的赵茹,眼波带水,脸色羞得通红,跟白腻的胸脯对比明显,急得说不出话来,一双小手忍着羞意握著孟宇抓在自己胸前的大手上,将它向上推著,想要脱离此刻羞人的情景。

可孟宇抓的严实,她再怎么推拒也只是将自己的领口拉的更开,暴露出更多的美景。看着孟宇色瞇瞇的盯着自己胸口,赵茹急的快要哭出来,眼睛里蓄满了泪花,带着哭腔对着孟宇说道:“你松手!”

这一声才将孟宇的魂叫了回来,看清此时的尴尬的情形后,孟宇脸色慌乱,赶紧将头转向一边。

他本能的扑救,也没想到会造成如此局面。最为尴尬的便是自己刚才盯着人家走光的胸口楞楞出神,这让自己如何面对她啊?

脑中痛骂着自己,可一想起刚才赵茹胸口旖旎的风光,心下又是一荡。

孟宇不敢听赵茹的话真在这种时候松手,那样赵茹必然会摔的不轻。他想着先把赵茹扶正,再去解释,右手用力将赵茹拉起来几分,可赵茹显然不知道他的打算,看他用力拉着自己衣领,以为他得寸进尺还要占自己便宜,按在孟宇手上的双手推拒地更加用力。

两相用力之下,“刺啦”一声,本就轻薄的白裙,终于不堪重负,从赵茹右肩领口处撕裂开来,孟宇手没松开,赵茹下坠之势不减,使得白裙开口越撕越大,直撕裂到赵茹左边胯骨处方才停止,呈一条对角线。

还好下坠关头赵茹两手转推为抓,靠抓着孟宇手腕才止住身形,没有跌落。可此刻自己上身衣不蔽体,看着孟宇如狼一般散著光芒的眼神,赵茹心下羞恼异常。

还不如让自己摔死算了!

孟宇抓着裙子的一角,控制不住地用目光扫视著赵茹的上身,丰满的乳房没了裙子的遮掩,更显硕大。平坦的小腹当真盈盈一握,再往下亮白色的丝袜下那一抹黑色让人心潮澎湃。

克制着心中不住升腾的欲望,孟宇艰难地从赵茹胸口移开目光后,赶紧双手拽住赵茹手臂,将她扶正站稳。

“对不起,对不起”

孟宇一边不停地重复著道歉,一边将自己的外套披在赵茹胸口,挡住那诱人的风情后,这才后退两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孟宇看着赵茹站在那一动不动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下有点揣揣难安。

有心想要缓解这压抑的气氛,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的他左右打量之后,才对着赵茹说道:“周围没人。”

本来是一句想要赵茹心安的话,说出来之后孟宇自己都感到尴尬,毕竟刚才所有好处全被他本人看光,周围有人没人,对赵茹来说也好不到哪去。

站在原地,止不住的委屈在赵茹心中滋生,自己一个人远嫁至此,老公外遇,既没有朋友安慰,心中的倔强也让他不敢跟父母倾述,毕竟当初要死要活地求着父母答应自己嫁给孙宏的是她自己。

更委屈的是晚上孙宏死命拉着自己敬酒,明明是他先外遇出轨,他竟然还嫌弃自己给他脸色看,当着那么多亲戚的面闹了起来。现在更是身子都被面前这个刚认识几个小时的男人看光了。越想越委屈,赵茹整个人开始哽咽起来。

孟宇看着眼前没有声音,却低头抽动着肩膀的女人,心下慌乱起来,不知如何是好,但也不能让她当街这样,要是被人看见,肯定解释不清,于是对着赵茹问道:“我先带你上去吧?”

等了片刻发现赵茹并不搭话,孟宇看着远处走进的几个人影,知道不能在这样下去,于是扶著搂着赵茹的肩膀,引导着她往酒店里走去。

赵茹此刻心头被悲伤占据,同时还一面强忍着泪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整个脑袋浑浑噩噩,像个木偶一样被孟宇操纵著往前,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孟宇领进了酒店房间里。

赵茹擡起头,泪眼婆娑地打量著四周,当看到坐在一旁的孟宇时,吓了一跳,身子一缩,双手抱紧胸前,一脸戒备地盯着他,哪怕他此刻离自己远远的。

孟宇看着赵茹花了妆的脸,以及她懵懵地打量四周的神情,以及看到自己后的警备,像极了一只柔弱的白兔,让人怜惜。

知道赵茹对自己存有戒心,孟宇指了指额头,对着她说了句:“我出去买创口贴。”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赵茹才送了口气,擡起头碰了碰额头,疼的发出声来。才发现额头在刚才撞到孟宇嘴巴的时候,磕破了皮,渗出了血迹,刚才竟一直没觉得疼。

站在酒店门口,让冷风吹了一阵,孟宇才甩了甩脑袋顺着手机导航寻找药店。正好酒店周围就有一个药店,孟宇很快买好了创口贴回来。

酒店隔音并不好,孟宇在听到屋内传来的哭声之后,放下了准备敲门的手,转身蹲下,背靠在房门上,就这样静静地听着。

许久之后屋内哭声渐渐停了下来,又再等了十几分钟,发觉里面没有异动之后,孟宇这才起身敲门。

门一打开,赵茹清秀的脸庞就映入孟宇眼帘,此时的赵茹已经卸下了妆容。没有粉底遮瑕的她显得十分干净,脸上没有太多斑点,就是显得惨白,没了腮红修饰,更显清瘦,眼眶周围红了一圈,像两颗肿胀的桃子。

赵茹身上也没有再披孟宇的外套,而是扣紧了自己牛仔外套上的每一个衣扣。看到孟宇的时候,没有了之前的戒备,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之后便扭头进了浴室,想来她也已经想明白了刚才的经过,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

孟宇也跟着走进了房间,为了挽回自己再赵茹心中的形象,他没有关上门,在路过洗手间的时候,发现赵茹正拿着面纸对着镜子擦拭著脸上的水珠。

虽然刚才看赵茹已经清洗过额头,也没有多大的伤口,但他还是将手中的创口贴放在了洗漱池旁,提醒道:“创口贴我放这儿了。”

之后便进到房里,等待赵茹出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孟宇心情七上八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高考查分的时候,紧张地等待着决定自己命运的结果。

赵茹走出洗手间时,看到房门大开着,屋内孟宇在来回踱著步子,显得很是拘谨局促,不由得对他观感好上几分,看来他也不是那种色中恶鬼,刚才应该真的是巧合。

而孟宇看到赵茹出来,额头贴著自己买的Hello Kitty的创口贴,就感觉她本来清瘦的脸上多了几分俏皮可爱,本来激烈跳动的心脏舒缓了几分。

不等赵茹开口,孟宇抢先解释道:“刚刚对不起啊,我走神没想到你会停下来,我真不是故意的!”

刚刚冷静下来的赵茹,想过前因后果之后当然知道他不是有意的,可自己清白身子被人看去,心里难免还是一肚子气。可看着紧张写在脸上,道歉又如此积极的孟宇,胸口堵著的那股气竟不好意思对他撒,本能地回道:“没关系。”

说完之后,赵茹又是一阵后悔,怎么能就这么轻易原谅他?他眼睛占你便宜的时候可一刻都没落下!怎么能没关系?!

听到赵茹那句没关系,孟宇悬著的心才放下。他很是在意自己在眼前这个女人面前的形象,害怕赵茹认为自己是那种无耻之徒。

旋即心中又暗想:“就是留下再好的印象又怎样,孙伟婚礼结束,我跟她就再也没有交集了”想到此处,孟宇不由得暗自神伤。

赵茹心中后悔,孟宇心下也是神伤,都在想着事情的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使得场面再度尴尬起来。本就不熟的两人都自觉地不想再提及刚才的事情,如此也就没有再多话题能聊。

最后还是赵茹打破了冻住的场面,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孟宇下意识地接道:“那我送你!”

没想太多,孟宇只想再跟赵茹多接触一会儿。

赵茹却说道:“不用了,你又不认路,别到时候我还要再送你回来!”

为了把握最后跟赵茹相处的机会,孟宇说道:“没事的,我记忆力比较强,再不行我可以百度!”

感觉自己情绪表现得太过明显,孟宇又跟着小声解释道:“我是说,这么晚,你一个人不安全的……”

看着眼前红著脸,带着局促紧张的孟宇,赵茹仿佛看到了大学时期的孙宏一样,他第一次跟自己搭话的时候也是这个模样!

知道两人不能再过亲密,要保持距离,可此刻赵茹也还是像当年回答那个害羞的少年一样,笑了起来,说了声:“好啊!”

孟宇来不及欣赏那如莲花绽放般秀美绝伦的笑容,就跟着已经转身的赵茹出了门。

到了楼下,赵茹并没有打车,依然徒步走在夜风中。

这次赵茹慢下了脚步,孟宇也没有再跟在她身后,两个人并排走着,谁也没有说话。

可孟宇却觉得这样很好!

不知走了多久,两人就拐进了一个小区,又是七拐八绕之后,赵茹停在一栋楼下。

赵茹转过身子对着又无意识往前走了两步的孟宇说道:“我到了!”

孟宇回过魂来,说道:“这么快?”

赵茹“恩”了一声,没再搭话。

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赵茹,孟宇感觉她就是月光下自己最皎洁的梦,不愿醒来。

鬼使神差,孟宇说道:“我能上去喝杯茶吗?”

话一出口孟宇就后悔了,暗恼自己的孟浪。

孤男寡女,大半夜你上去喝什么茶啊?人家家老公又不在家。

好不容易挽回的一点形象这下又全完了!

孟宇赶忙补救:“算了,我也不渴。”

“好啊。”

随机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