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书

偷吃表姊

正文



文馨表姊大我八岁,她母亲也就是我阿姨,是我妈妈的姊姊。在她十岁的时候他父亲就过世了,那时起我妈就常常带我从屏东去台北她们家,一来是我妈要陪伴守寡的姊姊,也顺便看能不能提供援助,毕竟我家比较宽裕。但阿姨她不太愿意接受别人的接济,即便是亲姊妹也一样。所以我们只是去她家玩。文馨表姊很疼爱我这个小弟弟,常常用不多的零用钱买点心零食给我吃,牵我的手去逛夜市等等。文馨表姊很有出息,她国立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上市公司谋到了职,在她二十六岁那一年嫁给了我表姊夫。那年我才高二,文馨表姊过来敬酒时我心里想着:文馨表姊今天好漂亮啊!

我去年考上北部大学,母亲不放心我自己住外面,在阿姨热情邀约下便住到他家了。因为文馨表姊已经出嫁,家里空了两间房间。阿姨在夜市摆摊卖牛排,总是下午四点多就出去,一两点才回家。所以我常常回去时都是自己一个人,有时还先绕去夜市吃个阿姨的免费牛排或铁板面。两个礼拜前文馨表姊搬回娘家住,原因是她和老公大吵一架,表姊夫在大陆养小三传的热情短信被她发现了。文馨表姊虽然事业顺利,职位甚至高过了姊夫,但婚后忙碌的工作却让二人聚少离多,感情似乎变质了。个性倔强的她不愿意住在丈夫名下的房子,便搬回来住。幸好她婚前的房间还留着,所以不成问题。

文馨表姊非常漂亮,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她身高一百六十四公分,长长睫毛的大眼睛闪动的顽皮眼神总是掩盖了她的智慧;皮肤白皙透嫩,身材比例匀称,我是不喜欢太瘦的女生,但她有时穿了新买的衣服在镜子前试装时我总是会多看两眼。有时换衣服时甚至当着我的面脱至只剩内衣,在她眼中我还是那个圆滚滚的小弟弟,殊不知我有时会幻想着她的裸体偷偷打手枪。

今天是文馨表姊的生日,我从打工的薪水里省下了一笔钱买了个名牌包打算给她当生日礼物。虽然才一万多块,对我来说已经是不得了的价钱了。奇怪,文馨表姊怎么到八点多了还没回来?我在房间里的电脑上写报告,写完了报告开始看同学抠给我的日本A片。影片中女优的卖力演出让我的小弟弟涨的又粗又硬,正想打手枪时突然听到门口有声音。我急忙关掉程式来到门口,文馨表姊摇摇晃晃的走进家门,正在设法脱高跟鞋。我正想要走回房间拿礼物给她,突然她碰的一声摔倒在门口台阶上。

“哎呀!姊姊你怎么了?”

“唔…阿立…我有点醉了…”文馨表姊半笑的回答,我才发现她满身酒味,整个脸颊红通通的:“同事帮我庆生,去KTV闹到刚刚才回来…”

我想扶起她,文馨表姊把头靠在我的肩膀,整个人趴在我身上。她一条腿踢着想脱掉高跟鞋,我让她靠着我,两手帮她解开高跟鞋的绑带。文馨表姊的身体死沈死沈的,脱下高跟鞋的两只脚蜷曲在一起,黑丝袜包裹下的小腿非常好看。我看她好像已经烂醉,便把她整个抱起来走向她房间。我低头看着她,虽然白天上班的妆已经掉了,但雪白粉嫩的脸颊被酒气一醺更是娇艳迷人。我不敢乱想,抱她回房后放在她床上,赶紧去厨房倒了一杯冰开水给她。

“姊,喝水。”她没反应,我把杯子放到她嘴边喂她喝。表姊喝了一口后似乎稍微清醒了一些,一手接过杯子把水喝光:“呼…好渴,再给我一杯!”

我赶忙再去倒水,表姊又喝光一杯,用洁白如玉的手擦嘴巴:“好多了,谢谢喔!阿立怎还不睡?”

“我在等你啊!”

“好啦!我先去洗澡…明天头可能会很痛…真不该喝这么多。”她自言自语的去柜子拿换洗衣服。我离开她房间时心中暗骂:“死酒鬼,喝成这样,没被捡尸算你运气好!”回到房间看着包好的礼物还放在床上,心想明天再拿给她好了。

我回房间继续看A片,只是把电脑音量关很小。刚才一阵忙乱时消下去的小弟弟这时又肿胀了起来,我忍不住一边看片子一边用手摸,心想还是等表姊睡了我再来好好地打个手枪。等了半天,却没听到浴室的水声,表姊还没去洗?到底还在忙什么?那我趁现在把礼物拿给她祝她生日快乐好了。我手上拿着礼物等了几分钟,让小弟弟稍微消下去一点,才走出房间。

进到表姊房间把我吓了一跳:她上身只穿着件丝质上衣,领口的几个扣子已经解开,雪白的酥胸在胸罩的保护下露出来一大半;黑丝袜已经脱掉了,白如玉雪的双腿蜷曲著,右腿还套著一条脱了一半的粉蓝色内裤,深褐色裙子盖著的两片浑圆屁股形成了美丽曲线。我急忙走到她身边蹲下来看,文馨表姊面如潮红,可爱的嘴唇微微张着气息均匀、双眼紧闭,竟然又睡着了。我猜是她本想洗澡,衣服脱到一半却又不胜酒力醉倒了。我把礼物轻轻放在床头不敢吵醒她,拉过被子帮表姊盖上了。顺手捡起丢在床边的丝袜走到后阳台,在丢到洗衣机里前却忍不住把丝袜拿到鼻子前闻了闻:一种酸味混合皮革、还有汗味的味道竟然让我兴奋起来。想到这部分就是包裹着表姊那美丽的脚踝时,我的小弟弟又翘了起来。

我一边闻丝袜的味道一边摸自己的老二,这时欲念再也无法克制,我要去把表姊脱到一半的内裤拿来闻。

大著胆子又走进文馨表姊的房间,她还是依然沉睡。侧睡的背影曲线玲珑,我轻声走近低下身来,忍不住在那洁白的小腿上先亲吻一下。那小腿皮肤又光又滑,还有淡淡体香,我不由得又亲了一下,心里碰碰乱跳。文馨表姊还是一动也不动,手指摸着她腿上又细又嫩的肌肤,一路往上,摸到了肥嫩的大腿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偷偷用力捏了一下。

看到挂在她大腿上那粉蓝色的小内裤时,我才想起是要来偷脱内裤的。我伸出手指抓住内裤一端试着往下拉时,这才想到她黑裙下已经完全没有遮蔽了,但却还是不敢把那裙子掀起来看。内裤顺着我的手慢慢经过大腿、往小腿肚滑去,这时表姊突然翻身,一条玉腿差点踢到我的脸,也吓了我一大跳,一颗心差点从嘴里跳出来。定下心时只把我看得目瞪口呆:表姊变成仰躺,黑色的裙子一半掀到腰间,半张的雪白双腿中间有一小丛黑,我第一次真正看到了女生的阴户。

虽然双腿没有全部张开,但表姊的阴户已经让我看得清清楚楚:她的阴毛应该有除过,只有阴户上方的一小片长方形状;双腿中间像白馒头般微微陇起,白馒头中央有两片粉红色的湿润小肉片闭在一起,原来这就是阴唇;两小肉片中间最上面突出的地方有一粒圆圆的突起,颜色也比较深红,这一定就是阴核了。我不知道自己站在那里愣了多久,原来真正女生的阴户这么美啊!表姊还在睡,她闭着眼睛、小小的红唇紧闭、半露的酥胸、下身雪白的双腿与挂在脚踝的粉蓝内裤、半开的两腿间的一张美丽阴户,我表姊真的是个大美女啊!表姊夫娶了这样的美女为妻,怎么还会去外面吃野食?

我第一次真正看到女生的阴户,当然要看个仔细:心惊胆战的摸上床去,把脸凑近文馨表姊双腿中间:原来阴唇是湿的,我伸出手指先点了阴唇,小肉片随着指头微微陷下去,把手指头伸到嘴里,尝不出什么味道。这时候说什么也一定要尝尝女性因户的滋味,把头靠近,伸出舌头舔了阴唇。舌尖的味蕾觉得有点淡淡的咸味和臊味。原来这就是女生的味道,我意犹未尽的又舔了几下,文馨表姊的大腿突然动了起来。我吓的赶紧滚下床,原来她只是又翻了身,双腿夹着又侧睡了起来。

文馨表姊没醒,我站起来又看着床上,她这次侧睡时裙子没盖上,两片雪白的浑圆屁股正对着我,中间当然夹着那两片小肉片。我又凑近看,发现小肉片中间正有一点点液体在流出来。原来刚才文馨表姊虽然睡得跟死猪一样,但我舔她时肉体却有反应,爱液已经流出来了。我决定就这样看着她打手枪了,便把已经坚挺的肉棒从运动短裤的裤管中掏出来开始撸。只是这样实在很不方便,撸了几下后干脆把裤子脱掉,光着下半身面对半裸的表姊开始手淫。文馨表姊实在是好美啊!我一面手淫一面忌妒起表姊夫,忌妒他可以享用我的表姊,可以享用这么美丽的胴体…

表姊的双腿又换了姿势,虽然还是背对着我,但阴户却露了更多出来,小肉片也张开了,已经可以看到一点点里面深红色的肉壁,阴道内已经湿润充满淫水。我不禁色心大起,不管如何一定要插一下这个美丽的阴户。

当我把肉棒靠近阴户时才发现表姊的洞好小,左手手指轻轻拨开一点点阴唇,右手把肉棒抵在俩片粉红色肉片中间,我一面看着表姊的脸:还在睡,下半身很小心的用力,我的龟头慢慢插入了阴唇中间。

原来阴道内这么紧,很难插的进去,想要再用力一点,龟头却有点痛。我一直在观察表姊,这时她的眉头突然紧紧皱成一团,我本来想马上拔出来却又不敢动,她表情慢慢缓和,我又很小心的插更深一点,文馨表姊小嘴张开喘了一口气,我趁著这时慢慢插入,终于整根肉棒都在里面了,我第一次插进女生的身体里了!万岁!

有插进去当然就有拔出来,在我慢慢把肉棒拔出来时觉得龟头刚才那种不适感已经比较好了,然后又插进去,这一次插的更顺。我抽插几下后觉得表姊的阴道里面开始滑润起来,里面肉壁紧紧地包着肉棒,原来刚才虽然已经湿润了,但阴道内还是要阴茎多抽插几下才会分泌更多爱液。我缓慢的抽插表姊的小穴穴,这滋味真是太美妙了,比打手枪美妙一万倍,难怪我那些同学宁愿交那么丑的女朋友也不肯单身。这游戏太好玩了,虽然我吓的要死,但还是轻轻抽插著、让肉棒尽量享受表姊的美妙阴户。

我第一次真正的尝到女性的美好身体竟是我的亲表姊,而且是趁她睡着不备的时候偷袭,虽然心里紧张万分,但肉棒传来的美妙快感却完全的击败了我的道德观念。我忍不住反复的抽送,表姊虽然还没醒,但沉睡中的她显然的也有了感觉。她小嘴微微张开,配合著我的抽送慢慢娇喘著。表姊本来就是美女,这时更是眉目如画,雪白的腮帮子泛著殷红的媚色。

看到眼前如此娇媚的美人儿,半裸著身子在我面前,而雪白的双臀间那美妙的蜜洞中夹着我那粗黑的肉棒一进一出,我忍不住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与力道。我越干越用力、越插越深,表姊开始发出声音:“…啊…啊…嗯…唔…好…好舒服…好舒服…对…就是这样…干我…干我…”

也许是我得意忘形,表姊的娇喘更增加了我的快感。我本来除了阴茎在偷尝她的蜜洞滋味之外,其他身体的部分都不敢接触到她的身体。这时忍不住一手抓住她屁股上的肉,把下身用力的干进去表姊的身体。大腿撞在她的屁股上时,响亮的肉击声‘趴趴…趴趴…’不绝地在房中响着。

突然表姊慢慢清醒过来:“啊…啊…怎么了…好舒服…啊…谁…怎么会…”

她吃力地睁开眼睛,皱着眉头往回一看是我,急忙说道:“阿立…怎么是你…快停…快停…不可以这样子…”文馨表姊迷糊中只感受到下身传来的甜蜜快感,却发现是我正在干这种事,忙着要阻止我。

我这时快感到了极点,怎可能半途而废?立刻猛力地抽插,表姊的小穴穴被这强大火力攻击的招架不住,哀声娇叫:“别…别这样…不行…快…哎呦…快拔出去…不可以…干我…你不可以…不可以干我…快…快拔出去…快拔出去啦…”

我这时只想用最快速度抽插表姊的穴穴,看能不能尽快把精液射在文馨表姊的小穴穴里。她看我完全没理会,撑起身子想要逃开,我一把抓住她的腰肢,抓着她继续猛干。

文馨表姊终于哭了出来:“呜呜…求求你…阿立…不要啦…拜托…求求你…呜呜…”

看到表姊的眼泪我倒是慌了,不由得放慢了动作,依依不舍地把肉棒从表姊可爱的蜜洞中拔出来。文馨表姊脸伏在床上,肩膀颤抖地轻声哭泣,她雪白的屁股对着我,看着那两片肉中间那依然泛著蜜汁的小穴,我突然万分惶恐、一阵伤心难过跟着起来。我愣了一会儿,抽了几张面纸靠到表姊身边想帮她擦去眼泪:“姊,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哭了…”

我把面纸靠到她脸上,她接过去擦了擦眼泪,转过头来骂我:“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表姊诶…”

“对不起…姊,我…我不应该这样…我知道我错了…”

“你这样是犯法的诶!会被抓去关的,怎么可以趁女孩子没防备时侵犯人家?更何况我们是表姊弟!”

我被骂得无话可说,只能不停的道歉。文馨表姊坐起身子:“刚才…我叫你停止,你不但不停,还一直插一直插…”

我头低低的不敢讲话,两人间一阵沉默。我慢慢拿起我的裤子,转身想要离开。表姊突然叫住我:“等等!”

“怎么了?”我嗫嚅著回过身来。

“涨得很难过是不是?”表姊指着我下身,我还没把裤子穿上,一根老二还露在外面,但已经有点垂头丧气了。

“嗯…”

“你不会自己打手枪喔?”

“我本来是想的,但担心你醉的身体不适,进来看时你…你穿的…穿的…”

文馨表姊沉默了一下:“也是,我不该喝的这么醉,在年轻男子面前衣衫不整,本来就很危险…”她讲到这里时偷偷对我瞪了一眼:“你也算年轻男子?”在她心目中,我还是那个牵着她手去买糖吃的小男孩。

“过来这里坐下!”她拍拍她的床边,我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不敢靠过去。文馨表姊这时才柔声说:“你刚才整个都已经在最兴奋状态,却突然退了回去,这样对泌尿系统很不好。想必你回到房间后也不会再自己排解压力了,过来我帮你弄出来!”

我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刚才脸一直很臭的表姊这时才终于露出了笑容,我便坐到床边。表姊下床后把裙子拉好盖住自己下身,她跪坐在我面前,把我的双腿分开,轻轻摸着我两腿中间。她的手又绵又细,滑嫩的手一摸,我本来已经有点垂下去的老二立刻又坚挺了起来。

表姊的手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棒,冷不及防地突然像甩耳光般地来回用力打了我的肉棒两下,我痛的哇哇大叫。表姊立刻又轻握住肉棒来回抚弄:“这是处罚你刚才偷偷侵犯我!”

我哭丧著脸,表姊顽皮地笑着对我说:“好了啦!我不会再打你了…怎样?这样舒服吗?”表姊温柔地一边套弄一边抚摸,我是第一次让女孩子这样摸肉棒,不由得点了点头。表姊仔细端详我的肉棒:“想不到你的小鸡鸡变这么大了,你小时候我帮你洗过澡,你那时候也有勃起,一根小小白白的好可爱喔…”

“我小时候有勃起?”

“对啊!你人小鬼大,没几岁就已经有当色狼的潜力了!”

“哪有啦?就算有也是正常生理反应吧!”

“哪有那么小的小孩就会有反应?我那时十岁,你才二岁诶…”表姊边说话边爱抚我的肉棒:“…舒服吗?”我点点头。

文馨表姊握着肉棒上下撸著,一边称赞说:“很大支喔…以后当你女朋友很幸福…”我闭上眼睛享受表姊帮我的手淫,她一边套弄,一手抚摸我的阴囊:“这样摸蛋蛋舒服吗?”

“嗯…有一点…一点点痛…”

“这就是精液回流啦!你刚才本来想射精,可是又勉强自己让精液流了回去,才会这样的。这样很伤身喔…”表姊的手加快撸弄的速度:“刚才还想射在我里面,你不怕搞大姊姊的肚子喔?”

表姊的手让我舒服的说不出话来,只好一阵傻笑,忍不住又闭上了眼睛。表姊撸弄的百来下,开始换另一手:“手好酸喔…你这么大根,很难弄诶…”

她边换手边抱怨,不一会儿又两只手一起来。

她又弄了一阵,我却还没有要射的迹象,文馨表姊不禁有点气恼。她瞪了我一眼:“我用吸的喔…这样会比较快射,你要射的时候要说喔…”

表姊张口含住我的龟头,慢慢把肉棒吞入口中开始吸吮,我是第一次享受口交的滋味,整个身体好像触电一样,双腿差点起了痉挛。文馨表姊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又对我说:“…要射的时候握住我的手就好,不可以按我的头喔…知不知道?”

“好啦!好啦…快…”

表姊看我急得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她低头开始吸吮我的肉棒,我只看到她的头起伏著,肉棒上传来天堂般的感觉,我闭上眼睛,表姊小嘴的吸吮好像把肉棒当成了一根很大很粗的吸管,透过这根吸管直接吸取阴囊内的精液一般。

表姊只吸了十多下,我便已经忍受不住,急忙伸手乱抓:“姊…姊…”文馨表姊并没停止动作,伸手让我握住了。我紧紧握着她的手,突然一阵溃堤感从下身爆发开来:“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表姊急忙把头让开,那只没被我握住的手急速地套弄着肉棒,一道道精液从龟头喷了出来。我咬紧牙关把精液射了出来,表姊的手配合著射精撸弄肉棒,一边低声欢呼:“好棒喔…好厉害…射好多喔…好棒…再射…再射…加油喔…加油…”

我射完精后,表姊还轻轻在肉棒上撸弄了几下,我缓缓张开眼睛,表姊正笑吟吟的看着我:“舒服吗?”

我无力地笑着点点头:“姊姊!好棒喔…”

“嗯嗯,以后真的有需要的话,可以找表姊帮你,不可以再偷干姊姊喔!”

“嗯!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那样了!”

“这才乖…”表姊笑着,捧着手上的精液进去浴室冲掉,我跟进去浴室,表姊拿莲蓬头帮我把肉棒上剩下的精液冲一冲。等我也要帮表姊洗他下面时,她却笑着把我推出浴室,自己却把门锁上了,我愣在外面,只听到里面传来冲水的声音。

随机推荐

返回顶部